当前位置:www.8029.com > 军史 > 刘亚洲竟这么说,我军唯一一次全军覆没的战斗

刘亚洲竟这么说,我军唯一一次全军覆没的战斗

文章作者:军史 上传时间:2019-08-30

在解放战争时期,人民解放军的力量空前强大。我华北、华东、中原、东北、西北野战军在全国的各个战场上都不断地取得了多场战役的胜利。

1949年下半年,至次年6月朝鲜战争爆发,可谓20世纪前半叶最动荡、最危险却极富戏剧性的日子。

由于解放军战士的英勇加上高层的英明领导,在千里大追击的过程中,气数已尽的国军和领导人只能退守台湾以求自保。

继辽沈、淮海、平津三大战役中,国民党军队主力付之一炬,人民解放军又渡江取南京、克上海,稍事休整,1949年7月上旬入闽,毛泽东命令第三野战军以8个军的兵力投入解放台湾的备战中。

图片 1

图片 2

我们的解放军节节胜利,全国各地一片欢呼,解放全中国胜利在望的时候。一个消息让整个军队沉静下来,并且轰动了几乎一整个国家。

8月,发起福州战役,解放福州。10月,发起漳战役,解放漳厦地区及滨海一些岛屿,金门顿成一座孤岛。

攻打金门岛的战争失败了,进攻的士兵全部阵亡。很多人对此很不了解,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金门是台湾的桥头堡,历史上郑成功、施琅攻取台湾,都以金、厦为出发地。金门在国民党手中,进可封锁内陆,退可屏障台湾。金门若在共产党手中,台湾海峡的交通线便面临极大威胁。

当年在攻打金门岛的部队是第三野战军的第十兵团。厦门一解放,解放军第十兵团的司令叶飞将军马上就命令28军以6个团的兵力渡海进攻金门。

金门守军为李良荣的二十二兵团,该兵团既非嫡系,又是累败之师,其下二十五军于淮海战役第一阶段重创于碾庄,军长黄百韬自杀,五军则全歼于淮海战场陈官庄。

当时将攻岛部队分为主攻部队和预备队,两队加起来差不多有两万多兵力。根据侦察的情报,岛上守军只有李良荣部的被打残的国名党兵团总数有3万余人,当时的解放军指挥官认为:解放军士气高昂2万多精兵打3万残部足够了。

此时的装备已不如解放军,编制也不齐,为着军饷,号称一个兵团,实则仅弱旅两万。

当时第一个进攻金门岛的部队,一共有9000人,他们分为三个团,因为不在同一个师的编制之下,所以当时他们接受的是不统一的指挥,就是这三个团各自对战。

隔海虎视的,却是三野第十兵团,兵团司令员叶飞,号称“小叶挺”,善战、多谋、常胜。

再加上当时的这部分士兵都是北方人,他们对潮汐的规律不懂。致使搁浅在岸边的运送部队的船只被国民党军队的炮火摧毁,而无法运送第二梯队的战士进攻金门。

这两年多来,十兵团平山东,扫淮海,跨长江,克福州,攻无不克,战无不胜。

接着胡琏兵团受蒋介石的派遣又带一万多人增援金门守军,第一梯队不熟悉海上和登岛作战的9000名战士面对4万多精于海战的反动军队,兵力对比达1:4,武器火力就更相差悬殊了。

在1949年10月泉州召开的兵团作战会议上,叶飞意气风发地说了四个字:“此役必胜!”

10月26日,4万国民党军在胡琏的指挥下,与9000解放军战士展开了激烈的的战斗。当时,国民党军队有飞机、大炮、坦克掩护,我军的第二梯队由于距离远,大炮射程打不到,又缺少飞机,所以,只能望洋兴叹。

一位老前辈对几十年后来此调研的刘亚洲说:叶飞在老虎洞宴请厦门地方领导,用筷子指菜盘,道:“金门就是这盘中的一块肉,想什么时候夹,就什么时候夹,跑不了。”说毕大笑,豪气溢于言表。

到了27号凌晨,解放军登陆部队和大陆的联系完全中断,得知这个消息,苦守在海岸边的数万解放军官兵放声大哭,纷纷向天鸣枪,一时间枪声大作,哭声震天。

刘亚洲在日后写出的《金门战役检讨》一文里认为,叶飞选择二十八军打金门是犯了不可挽回的错误。

对于这次渡海作战的失利,损失了近万名解放军战士的结果。

“理由一,在十兵团中,二十八军善守不善攻,甚少攻坚任务,多是打阻击战;理由二,二十八军军长朱绍清在上海治病,政委陈美藻治理福州,参谋长也不在位,军中只有副军长萧锋一人,既当爹又当娘。

解放军高层领导非常重视,他们做出了沉痛的总结:

做此决定仍然是出于叶飞的轻敌。叶飞对萧锋说:“看来大陆再也不会有什么大仗打了,你们二十八军就扫个尾吧。”

第一,部队有轻敌思想,对渡海作战准备不足。

10月24日深夜,离厦门仅有5.5海里的金门海面,吹着微弱的东北风。突然,一阵剧烈的隆隆炮声,划破了宁静的黑夜。

第二,对海战不熟悉,不熟悉潮汐的变化,致使第二梯队不能支援主攻部队。

在强大炮火的掩护下,十兵团以三个隶属不同建制的团约9000多人的第一梯队,分乘300余艘大小各型机帆船,向金门驶去。

虽然,金门战役失败了,但是那些保家卫国的革命烈士永远长存我们心中。XLW

很长一段时间里,刘亚洲始终不明白萧锋怎么排了个这么古怪的阵容,“不像是啃骨头,倒像是喝稀粥”。

1949年下半年,至次年6月朝鲜战争爆发,可谓20世纪前半叶最动荡、最危险却极富戏剧性的日子。

后来二十八军一位老领导向他道出原委:萧锋也认为此战必胜,胜利后必有缴获。

继辽沈、淮海、平津三大战役中,国民党军队主力付之一炬,人民解放军又渡江取南京、克上海,稍事休整,1949年7月上旬入闽,毛泽东命令第三野战军以8个军的兵力投入解放台湾的备战中。

他的指导思想是“照顾本位,最后抓一把”,希望各部队都能在最后的胜利中分摊点实惠。

8月,发起福州战役,解放福州。10月,发起漳战役,解放漳厦地区及滨海一些岛屿,金门顿成一座孤岛。

于是,除了兵员来自不同的师以外,明明船只紧缺,第一波只够载运9000余兵员,有些船上却装了不该装的东西:主攻团的几条船上载着大量新印制的人民币,据说是准备用来庆功时大把花销的。

金门是台湾的桥头堡,历史上郑成功、施琅攻取台湾,都以金、厦为出发地。金门在国民党手中,进可封锁内陆,退可屏障台湾。金门若在共产党手中,台湾海峡的交通线便面临极大威胁。

另一个团的船上装了风浪里颠得嗷嗷叫的肥猪,也是准备用于庆功宴的,还有船上堆着小山似的办公桌椅,以便战斗结束后新政权马上可以开张……

金门守军为李良荣的二十二兵团,该兵团既非嫡系,又是累败之师,其下二十五军于淮海战役第一阶段重创于碾庄,军长黄百韬自杀,五军则全歼于淮海战场陈官庄。

更让后来军史研究者吃惊的是,三个团的兵力登陆,竟没有一名师指挥员随同登陆指挥。

此时的装备已不如解放军,编制也不齐,为着军饷,号称一个兵团,实则仅弱旅两万。

而且,当时解放军基本上是旱鸭子,二十八军也不例外,原系渤海军区的老底子,主要战斗员均是山东人,多数战士头一遭见大海。

隔海虎视的,却是三野第十兵团,兵团司令员叶飞,号称“小叶挺”,善战、多谋、常胜。

一团长竟说:“谁在海里放了这么多盐,那么咸!”

这两年多来,十兵团平山东,扫淮海,跨长江,克福州,攻无不克,战无不胜。

海岛作战,守方处孤岛,临绝地,唯有死战求生,别无他途。但李良荣再做困兽斗,仍不足以化劣势为优势。让叶飞、萧锋手中情报大大失灵。

在1949年10月泉州召开的兵团作战会议上,叶飞意气风发地说了四个字:“此役必胜!”

二十二兵团8月驻金门后,李良荣急电正在高雄训兵的陆军训练总司令孙立人,请派新军增援。

一位老前辈对几十年后来此调研的刘亚洲说:叶飞在老虎洞宴请厦门地方领导,用筷子指菜盘,道:“金门就是这盘中的一块肉,想什么时候夹,就什么时候夹,跑不了。”说毕大笑,豪气溢于言表。

孙立人即命二一师师直属队和六一、六二团约7000人船运金门,配属二十五军。”

刘亚洲在日后写出的《金门战役检讨》一文里认为,叶飞选择二十八军打金门是犯了不可挽回的错误。

而胡琏的十二兵团,更是让叶飞、萧锋等人不明就里。

“理由一,在十兵团中,二十八军善守不善攻,甚少攻坚任务,多是打阻击战;理由二,二十八军军长朱绍清在上海治病,政委陈美藻治理福州,参谋长也不在位,军中只有副军长萧锋一人,既当爹又当娘。

胡琏居然能在败逃之际征兵十万

做此决定仍然是出于叶飞的轻敌。叶飞对萧锋说:“看来大陆再也不会有什么大仗打了,你们二十八军就扫个尾吧。”

胡琏,原名从禄,又名俊儒,字伯玉,陕西华州人。

10月24日深夜,离厦门仅有5.5海里的金门海面,吹着微弱的东北风。突然,一阵剧烈的隆隆炮声,划破了宁静的黑夜。

国民党军史评价他有张灵甫的“悍”,但无张灵甫的“骄”;其“忠”不比黄百韬少,其“谋”却比黄百韬多。

在强大炮火的掩护下,十兵团以三个隶属不同建制的团约9000多人的第一梯队,分乘300余艘大小各型机帆船,向金门驶去。

胡琏黄埔四期毕业,与谢晋元、张灵甫、唐天际、刘志丹等人同学。

很长一段时间里,刘亚洲始终不明白萧锋怎么排了个这么古怪的阵容,“不像是啃骨头,倒像是喝稀粥”。

军校毕业直接参加北伐,其后,参加了新军阀混战,多次立下军功。

后来二十八军一位老领导向他道出原委:萧锋也认为此战必胜,胜利后必有缴获。

1943年5月,所辖第十八军第十一师守备湖北宜昌石牌要塞的核心阵地。

他的指导思想是“照顾本位,最后抓一把”,希望各部队都能在最后的胜利中分摊点实惠。

此役后,胡琏被授予最高青天白日勋章。次年,奉调到重庆蒋介石侍从室,并很快升任第18军军长,该军成为公认的国民党五大王牌部队之一。

于是,除了兵员来自不同的师以外,明明船只紧缺,第一波只够载运9000余兵员,有些船上却装了不该装的东西:主攻团的几条船上载着大量新印制的人民币,据说是准备用来庆功时大把花销的。

淮海战役中,国民党第十二兵团被中原野战军7个纵队包围在宿县西南双堆集地区,动弹不得。

另一个团的船上装了风浪里颠得嗷嗷叫的肥猪,也是准备用于庆功宴的,还有船上堆着小山似的办公桌椅,以便战斗结束后新政权马上可以开张……

南京为十二兵团空投物资,官兵都说:“投这些东西不济事,最好把胡琏投下来。”

更让后来军史研究者吃惊的是,三个团的兵力登陆,竟没有一名师指挥员随同登陆指挥。

胡琏再度出山,专机送到战地。黄维为兵团司令,胡琏为副司令。

而且,当时解放军基本上是旱鸭子,二十八军也不例外,原系渤海军区的老底子,主要战斗员均是山东人,多数战士头一遭见大海。

可惜这回大局已定,独木难支,该兵团4个军11个整师10万余人大部被歼, 黄、胡二人乘坦克分头突围,黄所乘坦克阴沟里翻船,被解放军俘虏。

一团长竟说:“谁在海里放了这么多盐,那么咸!”

胡在爬上另一辆坦克时被手榴弹炸伤,顾不得包扎,一头扎入坦克夺路狂逃,方向却是逆行——沿途解放军部队虽诧异于这辆奇怪的坦克,可谁也没料到里面就坐着被毛泽东称为“狡如狐,勇如虎”的胡琏……

海岛作战,守方处孤岛,临绝地,唯有死战求生,别无他途。但李良荣再做困兽斗,仍不足以化劣势为优势。让叶飞、萧锋手中情报大大失灵。

辽沈、平津、淮海三大战役后,国民党主力消耗大半,被挤到了墙角的蒋介石,嘱胡琏速去浙江、福建、江西三省招兵买马,为国民政府的撤退保驾护航。

二十二兵团8月驻金门后,李良荣急电正在高雄训兵的陆军训练总司令孙立人,请派新军增援。

在浙闽两省,胡琏唇焦舌敝,话带血丝,却毫无头绪,在这风雨苍黄、山河剧变之时,人心浮动,本土保安都猝不及防,哪有兵员可征召外遣?

孙立人即命二一师师直属队和六一、六二团约7000人船运金门,配属二十五军。”

胡琏熟稔唐代府兵制,即提出一甲一兵的构思。一甲一兵,就是以“甲”为基层单位,每甲十二户共推出一丁当兵,服役两年,期满再推一名入伍以换旧丁。

而胡琏的十二兵团,更是让叶飞、萧锋等人不明就里。

在其服役两年里,未出丁之十一户人家,一起襄助入伍丁之家属。

本文由www.8029.com发布于军史,转载请注明出处:刘亚洲竟这么说,我军唯一一次全军覆没的战斗

关键词: www.8029.com 新葡萄京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