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www.8029.com > 军史 > 杀人无形,开国上校张开元太祖棺柩

杀人无形,开国上校张开元太祖棺柩

文章作者:军史 上传时间:2019-11-08

坐在保密局督战的美国顾问布莱德,对毛人凤说:“立即电告计兆祥,报告潜伏大陆暗杀队的准备情况,对东北技术纵队所有行动人员,除重赏外一律官升三级,并委任纵队司令马耐为国民党东三省救国司令。”

嘟……嘟……嘟……计兆祥呼叫台湾保密局,并传出要毛人凤接电讯的信号。

成润之奉命率队执行此次抓捕任务。由于多日的过度劳累,曹纯之在布置完抓捕计划后竟睡着了。成润之出发后不久,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声,把刚刚睡着的曹纯之吵醒,他一把操起了话筒。

1950年3月14日晚,毛泽东安全抵达北京。蒋介石和毛人凤刺杀毛泽东的阴谋幻想彻底破灭。

这次事件后,所有叛徒和特务没有一人敢白天独自一人上街,晚上更不用说了,没有一人敢出门。当时陈赓的大名响彻上海滩,让敌人闻风丧胆!

侦察员辛立学拉过一把椅子,跳上去推开《牡丹图》,果然图的后面出现了一个大黑洞。辛立学掏出手枪,纵身爬进去。侦察员沈继宗也一跃钻了进去。不一会儿,侦查员从里面取出了美制的凝SST-I—E型25瓦电台、美制手枪一枝、一沓情报底稿和书写在《古文观止》上的密码等罪证。曹纯之看了看这些罪证,又细心地翻阅着情报底稿,突然双眉一蹙,对成润之说:“你马上回公安部,向李国祥处长报告,立即命令哈尔滨市公安局配合行动,把敌人一网打尽!”

徐远举虽然干过很多伤天害理的事,泯灭人性,但在晚年还是很值得称道的,比如有人为了打倒一些开国将帅,来找徐远举,让他举报当年XXX跟军统有联系,可以给他减刑。但徐远举每次都表现得很强硬,说:“我的宗旨是:第一,要尊重历史,不能抹黑;第二,不能无中生有地冤枉好人,不给老干部抹黑;第三,不能胡编乱造夸大自己的罪行,也不给我自己抹黑。”

李克农拍了一下曹纯之的肩膀说:“你不愧是一名足智多谋的老将!”接着说:“走,到现场去!”

当天上午,在中央社会部的会议室里,李克农召集有关人员开会,具体研究破获“万能潜伏台”的问题。李克农说:“按毛主席批示的期限,对台湾保密局北京潜伏台的侦查工作,可以提前完成任务。潜伏台就设在计兆祥的屋内,现在就要决定起获了。所谓"万能潜伏台",就是集敌台台长、报务、情报、译电四职为一身的计兆祥。原来提出将敌人一网打尽,从实际情况看只捕计兆祥一人。”

1946年7月调任重庆行辕二处处长,镇压学生运动,策划破坏中共重庆地下机关报《挺进报》组织,1948年指挥镇压上下川东武装起义及华蓥山起义,升任国民党保密局西南特区区长兼西南长官公署二处处长。1949年12月在昆明被卢汉起义部队捕获,作为战犯被押回重庆白公馆关押,1956年转北京功德林战犯管理所,1973年病死。

“来了!”毛人凤叫了起来,他马上坐到电台旁,等待接收、译电。电文很快就被翻译出来。电文内容如下:

毛人凤镇静地说:“问题没那么严重吧,共产党再狡猾,也难发现我"万能台"的踪迹。沉住气,也许计兆祥马上就会发来成功的电报。”

“喂,老曹吗?报告你,我们捉住了计兆祥,发现了整流器,但是没有搜出电台。”成润之急促地汇报。

1960~1963年,内蒙古各地先后接纳了3000名孤儿。牧民们非常喜欢这些孩子,有的家庭甚至收养了五六个,还有的从几百里外赶来领养。他们把孤儿接回自家的蒙古包,像对待亲生儿女一样精心照料,教他们说蒙古语、骑马、打猎,还供他们上学。

如果说军统特务组织在抗战时期多少做了一些有功于民族抗战的事情,那么这时的军统,其全部的力量都放到了维护国民党蒋介石一党独裁专政和镇压人民民主革命运动之中。徐远举作为军统的大特务,为此使足了全身的干劲,用他自己话说,就是"竭尽忠智,为非作歹,罄竹难书"。

从1959年末开始,中华大地经历了罕见的自然灾害,上海、江苏等地的一些孤儿院因为粮食匮乏而陷入了困境。3000名幼小多病的孤儿,在全国性的饥荒面前显得那样苍白无力。消息传到党中央后,周恩来总理希望内蒙古支援一些奶粉给这些孤儿,时任内蒙古自治区人民政府主席的乌兰夫毫不犹豫地答应了。

“是……是……”计兆祥惊恐地回答。

曹纯之风驰电掣地驱车赶到南池子九洲湾43号,此刻他心里十分清楚,如果搜不出电台,就意味着行动的失败。

随后,毛人凤命令潜伏在东北的国民党特务组织—东北地下技术纵队,采取两套作战方案。第一套作战方案是从两翼围追堵截毛泽东的专列,破坏长春14号铁路桥,在哈尔滨车站埋下定时炸弹;第二套作战方案是利用潜伏在北京天安门附近南池子的“万能潜伏台”进行指挥,伺机而动。

这停放在成吉思汗陵密室里的棺木中,到底是装殓着大汗本人的遗骸呢,还是只是一个衣冠冢,或者是像民间传说的那样,放着成吉思汗的两个马镫。这一直是一个谜。那么,乌兰夫在打开棺木以后,看到了什么呢?是真身吗?

1947年他接任保密局局长后,也被李克农弄得处处被动,防不胜防。国民党政府曾经多次悬赏捉拿李克农,可连一个影子也没有抓到。如今又碰上了这个“老对手”,“万能台”也没有逃过他的眼睛。毛人凤顿时像泄了气的皮球,瘫倒在椅子上。

刚被关押时,徐远举很不老实,经常闹事,说自己没有罪。西南公安第一处处长段大明听说后,来到白公馆,指着他说:“你徐远举在重庆的所作所为,你自己清楚,人民政府清楚,老百姓也清楚。在这里,人民政府给你们按中灶标准开伙,你过去对关在白公馆、渣滓洞的共产党也是这样的吗?你给他们多少自由?你还要我们给你什么自由?”

正感到前途渺茫的徐远举得到这个消息,天性机敏的他立刻捕捉到其中所包含的不可言喻的信息,他仿佛看到自己正迎向一条实现人生抱负的光明大道。经过多方打探,徐远举终于凭着黄埔军校第七期学员的毕业证书,在南京加入了团警干部训练班受训,半年受训结束时,经戴笠亲自个别谈话、挑选,被派往南京洪公祠参谋本部特训班受训,加入戴笠军统局的前身力行社特务处,正式成为军统特务组织的成员。这一年,徐远举18岁。

毛人凤先生:

时隔不久的一个夜晚,一架无国籍标志的飞机低低地盘旋于离哈尔滨不远的山林里,两只降落伞从飞机中悄悄落下。等降落伞一落地,埋伏在地面的我方监视人员立刻逮捕了两名特务。

1932年3月,蒋介石主持成立了三民主义力行社,并任命戴笠为力行社被俘获的徐远举特务处处长,戴笠通过力行社的外围组织--中华民族复兴社,广泛吸收特务组织成员,特别重视吸收失业的黄埔军校毕业生。

陈赓跟顾顺章其实还是同学,两人都去苏联接受过特训,顾顺章没叛变之前,他们二人共同策划了一场轰动整个上海滩的暗杀案。

曹纯之说:“已经派成润之和沈继宗火速乘飞机去东北执行任务。从敌情报底稿上看,他们想趁毛主席回国之际,打我个措手不及。今晚,台湾保密局将派人潜伏大陆,在哈尔滨组织暴动……”

嘟……嘟……嘟……计兆祥呼叫台湾保密局,并传出要毛人凤接电讯的信号。

1949年12月,毛泽东第一次出访苏联。闻知这个消息,毛人凤认为机会到了。毛泽东的专列出发后,毛人凤和美国顾问布莱德密谋,制定了制造第二个“皇姑屯事件”的计划。

毛人凤震惊地拿过译文不相信地又看了一遍,浑身颤抖,气得一句话也说不出来。“李克农”的名字他是知道的,只是没有想到会这么冤家路窄。毛人凤十分清楚:过去李克农曾在“国统区”搞情报工作,把当时的特务头子—戴笠搞得焦头烂额。

成润之奉命率队执行此次抓捕任务。由于多日的过度劳累,曹纯之在布置完抓捕计划后竟睡着了。成润之出发后不久,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声,把刚刚睡着的曹纯之吵醒,他一把操起了话筒。

结果,半夜里始而床上翻滚,浑身滚烫,呼吸急促,两眼突出,鼻孔出血,继而进入昏迷状态。同室发现后,立即报告,监狱领导迅速率领医护人员来抢救,初步诊断是高血压急性发作,但用药降低血压,不见效。21日上午送北京复兴医院抢救,诊断是脑溢血,经抢救无效,于22日死亡。时年58周岁零1个月。

这停放在成吉思汗陵密室里的棺木中,到底是装殓着大汗本人的遗骸呢,还是只是一个衣冠冢,或者是像民间传说的那样,放着成吉思汗的两个马镫。这一直是一个谜。

建国后潜逃台湾的国民党保密局头子毛人凤自从接替戴笠任局长后,一直想在反共斗争中施展本领,取得“战绩”,以赢得蒋介石的赏识和信任。

这事后来经过周密的安排,被稳妥地执行了。

当天白鑫一离开住所,就被陈赓带人暗杀在了黑暗的角落中,此案就是轰动上海的“霞飞路暗杀案”。

这样,摒去左右,乌兰夫走进了停放棺木的那间密室。

关于侦破国民党保密局北京潜伏台一案的命令:只捕计兆祥一人。

1959年12月上旬,自治区卫生厅和民政厅的负责人被乌兰夫叫到了自治区党委大院。乌兰夫告诉他们,内蒙古要接收3000名孤儿,同时指示:由民政厅和卫生厅抽调10名干部组成一个办公室,两厅厅长挂帅,卫生厅副厅长朱明辉同志具体负责,还提出了“收一个、活一个、壮一个”的要求。

李克农是中共情报和特务机关的首脑,他为党的事业做出了巨大贡献,是我党长期以来战斗在隐蔽战线上的英雄人物。国民党也有一个大特务,这个人就是毛人凤。李克农与毛人凤曾有过一次斗智斗勇的较量。

布莱德意识到了什么,打断毛人凤的话说:“立即电告计兆祥,停止发报,马上转移。”

曹纯之风驰电掣地驱车赶到南池子九洲湾43号,此刻他心里十分清楚,如果搜不出电台,就意味着行动的失败。

“喂,老曹吗?报告你,我们捉住了计兆祥,发现了整流器,但是没有搜出电台。”成润之急促地汇报。

但是,老奸巨滑的毛人凤并没有绝望,因为他手中还有“东北技术纵队”这张王牌。重新振作精神的毛人风立刻让电报员回电:“李克农,你走着瞧吧,看到底谁是最后的赢家。”

那时内蒙古牧业遭受了特大灾害,不少乳品厂都停产了,但是乌兰夫还是答应康克清想办法帮助这些孤儿。乌兰夫返回呼和浩特后,立即召开自治区党委常委会,大家一致认为:现在就可以调去些奶粉,但是这只能解决一时困难。

1946年7月调任重庆行辕二处处长,镇压学生运动,策划破坏中共重庆地下机关报《挺进报》组织,1948年指挥镇压上下川东武装起义及华蓥山起义,升任国民党保密局西南特区区长兼西南长官公署二处处长。1949年12月在昆明被卢汉起义部队捕获,作为战犯被押回重庆白公馆关押,1956年转北京功德林战犯管理所,1973年病死。

凭着多年的侦查经验,曹纯之感到一定有什么事情是他们没有发现的。可是搜索一番后,并没有发现可疑的迹象,究竟问题出在哪儿呢?曹纯之将头靠在沙发上,突然看见屋子天花板上倒贴着一张圆形的《牡丹图》。曹纯之觉得这张图似乎有点别扭,凭直觉他觉得电台很可能就在这里。随即他用手一指,大声命令说:“上去,把电台取下来!”

曹纯之立刻赶到李克农家,向他汇报了现场情况及敌人情报底稿透露的计划。在谈到敌人情报底稿情报活动计划时,李克农突然站起来,反问:“你们采取措施了没有?”

坐在保密局督战的美国顾问布莱德,对毛人凤说:“立即电告计兆祥,报告潜伏大陆暗杀队的准备情况,对东北技术纵队所有行动人员,除重赏外一律官升三级,并委任纵队司令马耐为国民党东三省救国司令。”

但是今天我们不介绍他正面战场的功劳,主要介绍他地下工作的传奇故事。在介绍此人之前,我先跟大家讲一下中央特科的人员联系方式,当时中央特科采用的是单线联系,陈赓单线联系的上级是周恩来,单线联系的下级是李克农。

李克农把目光转向计兆祥,说:“不要怕,我今天来,是看你计兆祥发报技术的。就用这部电台,用原来的手法,呼叫台湾保密局毛人凤。我说话,你发报,怎么样?”“愿意效劳,愿意效劳。”计兆祥连声答应,并做好了发报准备。

计兆祥的妻子点点头,连声说:“我有罪,我有罪……”

1947年他接任保密局局长后,也被李克农弄得处处被动,防不胜防。国民党政府曾经多次悬赏捉拿李克农,可连一个影子也没有抓到。如今又碰上了这个“老对手”,“万能台”也没有逃过他的眼睛。毛人凤顿时像泄了气的皮球,瘫倒在椅子上。

被你们反复吹嘘的“万能潜伏台”已被起获,少校台长计兆祥束手被擒。今后,贵局派遣的特务,我们将悉数收留,只是恕不面谢。告诉你,给你讲话的是李克农。你们现在“寄人篱下”,好景不长。你若率部来归,我李克农可以保证你们安全。告诉你,发报的报务员就是计兆祥。

抗战结束,国内的矛盾焦点由全国共同抗击日本侵略者转为战后蒋介石政权维护一党独裁专政、武力消灭共产党与人民渴望建立和平、民主、自由、富强的新中国的矛盾斗争。

平时你想找到陈赓无异于大海捞针,陈赓之所以那么神秘其实也有道理的,因为陈赓是跟周总理单线联系的,一旦他被敌人抓到了,这对地下组织肯定是毁灭性的打击。

曹纯之立刻赶到李克农家,向他汇报了现场情况及敌人情报底稿透露的计划。在谈到敌人情报底稿情报活动计划时,李克农突然站起来,反问:“你们采取措施了没有?”

刚被关押时,徐远举很不老实,经常闹事,说自己没有罪。西南公安第一处处长段大明听说后,来到白公馆,指着他说:“你徐远举在重庆的所作所为,你自己清楚,人民政府清楚,老百姓也清楚。在这里,人民政府给你们按中灶标准开伙,你过去对关在白公馆、渣滓洞的共产党也是这样的吗?你给他们多少自由?你还要我们给你什么自由?”

毛人凤震惊地拿过译文不相信地又看了一遍,浑身颤抖,气得一句话也说不出来。“李克农”的名字他是知道的,只是没有想到会这么冤家路窄。毛人凤十分清楚:过去李克农曾在“国统区”搞情报工作,把当时的特务头子—戴笠搞得焦头烂额。

说起周总理麾下的头号特工很多人会想到特工之王李克农,其实还有一个人比李克农还要厉害,当时他是李克农的上级,他自己的直属上司就是周恩来,那此人到底有何本领呢?

如果说军统特务组织在抗战时期多少做了一些有功于民族抗战的事情,那么这时的军统,其全部的力量都放到了维护国民党蒋介石一党独裁专政和镇压人民民主革命运动之中。徐远举作为军统的大特务,为此使足了全身的干劲,用他自己话说,就是"竭尽忠智,为非作歹,罄竹难书"。

布莱德意识到了什么,打断毛人凤的话说:“立即电告计兆祥,停止发报,马上转移。”

两名特务分别叫“张大平”和“于冠群”。他们供认:将于次日上午在哈尔滨松花江饭店与东北技术纵队接头,并代表国民党保密局给有关人员颁发委任状,将奖励反共有功人员。

也许正是这几句话,让徐远举认清了自己的处境,从此安心改造,表现得非常积极。当时跟他一起关押的,还有四川省主席王陵基,当年杀害杨闇公的“三·三一”血案,就是他的手笔,但因为害怕交代了会加重刑罚,王陵基一直否认跟自己有关系。

李克农是中共情报和特务机关的首脑,他为党的事业做出了巨大贡献,是我党长期以来战斗在隐蔽战线上的英雄人物。国民党也有一个大特务,这个人就是毛人凤。李克农与毛人凤曾有过一次斗智斗勇的较量。

而且这个单线联系还很有讲究的,尤其是陈赓,他可以说是神龙见首不见尾。他跟李克农约定的每周碰头时间是周一,会有专门人员带李克农去会面地点。

翌日清晨,在松花江饭店一个高级客房里,毛人凤的特派员“张大平”和“于冠群”与东北技术纵队司令员马耐接上了头。不过,这个“张大平”已经不是原来的张大平了,他是由中共情报人员假冒的。

抗战结束,国内的矛盾焦点由全国共同抗击日本侵略者转为战后蒋介石政权维护一党独裁专政、武力消灭共产党与人民渴望建立和平、民主、自由、富强的新中国的矛盾斗争。

曹纯之对计兆祥说:“你是不是代号0409?”

毛人凤一边答应,一边说:“按规定的联络时间已经超过了,可现在还没有得到大陆方面的任何反应。”

特训班里,徐远举对特训班的课程有着特殊的兴趣,笔记做得最为详细,学习用功,各科成绩都很拔尖,戴笠把他树为勤奋学习的典型,多次奖给金笔以资鼓励。虽然受训时成绩优异,但由于个人没有背景,参加特务工作后,徐远举只做着一般特务职员的工作,开初在南京任通讯二组组长兼管邮检工作,同时参加力行社外围组织复兴社的组织与训练工作,后来又调到特训班当学员队长。

曹纯之一进门,就看到侦查员们押着计兆祥,站在屋子中央。计兆祥的妻子钱秀莲在一旁瑟瑟发抖,吓得一句话也说不出来。曹纯之在屋内一边走一边看,锐利的目光搜索着屋中的每一个可疑的角落。巡视一圈后,曹纯之“若无其事”地坐在沙发上点燃了一支烟,可他的目光没有停下来,继续朝四周搜索着……此刻屋内的空气几乎凝固了。

上世纪50年代初,乌兰夫曾经来拜谒成陵。乌兰夫对看门人说,他有一个请求不知道说出来合不合适。看门人说,有什么你就说吧!乌兰夫迟疑了片刻说,他想打开棺木看一看,不知道行不行。看门人也迟疑了一下,最后说:“你当然可以看!因为你就是今天蒙古人的汗!”

寒暄几句后,东北技术纵队的负责人马耐交出了170人的花名册,以备“张大平”按名单向毛人凤邀功请赏。毛人凤的另一张“王牌”就这样悉数败在李克农的手中。

看门人说,乌兰夫在走出密室之后,神色严肃。他也问了这个问题,但是,乌兰夫什么也没有说,而他,也就不敢再问了。

毛人凤镇静地说:“问题没那么严重吧,共产党再狡猾,也难发现我"万能台"的踪迹。沉住气,也许计兆祥马上就会发来成功的电报。”

将军关注并养育孤儿的事情自然让人感动。然而将军人生中还做了一件非常引人注目的事情,那就是传说他打过开成吉思汗的棺木。看《河南商报》早年的一则报道:

1949年12月,毛泽东第一次出访苏联。闻知这个消息,毛人凤认为机会到了。毛泽东的专列出发后,毛人凤和美国顾问布莱德密谋,制定了制造第二个“皇姑屯事件”的计划。

后来,徐远举自己评价说:“我为蒋做了18年的特务,竭尽忠智,为非作歹,罄竹难书。”当然,这样的人是难逃天网的,1949年12月,徐远举被捕。有意思的是,关押他的地方,正是他刚刚犯下滔天罪行的白公馆。

李克农把目光转向计兆祥,说:“不要怕,我今天来,是看你计兆祥发报技术的。就用这部电台,用原来的手法,呼叫台湾保密局毛人凤。我说话,你发报,怎么样?”“愿意效劳,愿意效劳。”计兆祥连声答应,并做好了发报准备。

这时,北京南池子的电台安装完毕。

本文由www.8029.com发布于军史,转载请注明出处:杀人无形,开国上校张开元太祖棺柩

关键词: www.8029.com 新葡萄京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