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www.8029.com > 军史 > 刘少奇的六位妻子,被王光美拒绝握手

刘少奇的六位妻子,被王光美拒绝握手

文章作者:军史 上传时间:2019-11-22

拘捕杨承祚夫妇是“先斩后奏”的。拘捕之后,“王光美专案组”于1967年7月18日向戚本禹、江青递交了报告。

第二位妻子:何宝珍(1902-1934),又名葆珍、葆真,曾化名王芬芳。生刘允斌、刘爱琴、刘允诺两子一女;刘少奇认识毛泽东的同时,认识了何宝珍。1922年,他从苏联回国,奉陈独秀之命,去长沙毛泽东处领受使命,在清水塘22号的板房里见到了毛泽东。当时,由于学潮被开除的何宝珍正与毛泽东、杨开慧夫妇住在一块儿。半年之后,在欢庆安源罢工胜利的日子里,两人结合。她随同刘少奇东奔西走,三次生下儿女,三次忍痛割舍给别人,1934年秋,在南京雨花台英勇就义,年仅32岁。

她拿出一本英文版精装书THELONGMARCH—THEUNTOLDSTORY(即《长征——前所未闻的故事》),扉页上有作者题签。那是作者——美国记者哈里森·索尔兹伯里送给她的,征求她的意见。书上夹着许多回形针,那是她的阅读记号。

第三位妻子:谢飞(1913.02.03—2013.02),原名谢琼香,曾用名阿香,谢明明,广东省文昌县(今海南省文昌市)湖山乡茶园村人。1934年10月参加长征,是红一方面军(中央红军)30名女红军之一。1935年10月红军长征到达陕北不久,时年二十二岁、任中共中央政治保卫局机要员的谢非在瓦窑堡与刘少奇结婚,改名谢飞。1936年1月至1937年先后在中共北方局所在地天津、北平、太原等地协助刘少奇工作。1937年12月回延安,入中央党校和马列学院学习两年。自此,再也没有回刘少奇身边。与刘少奇无子女。

“王光美专案组”逼着杨承祚承认自己是“美国特务”,接着,再供认王光美是“美国特务”。1967年9月7日,“王光美专案组”给谢富治、江青的报告中写道:

第四位妻子:王前,新四军女护士,十六岁嫁给刘少奇,据说却同时与别的男人有暖昧关系。结果结婚时间不长,刘少奇即因无法继续忍受而同她离婚。此后不久,王前嫁给了文革中鼎鼎大名的聂元梓的哥哥聂真。文革中,批判刘少奇的大字报中曾提到王前,说王前揭发刘少奇同她结婚时向她隐瞒了年龄,把四十三岁说成三十二岁。王前说她自已一直到一九四五年才知道刘少奇比她大十几岁,“可见刘少奇卑鄙到了极点”云云。还有当时批判刘少奇的那句著名语录“吃小亏占大便宜”,也是王前揭发出来的。王前和刘少奇生有一男一女,女儿叫刘涛,男孩叫刘允真。刘少奇曾因担心这两个儿女受到生母的不良影响而长期不让刘涛、刘允真姊弟同王前见面。王前曾悄悄给刘涛写过信,希望母女背着刘少奇见面。但这封信被刘少奇截获,王前因此被刘少奇写信痛斥一顿。自此,两人怨恨更深,促使王前在文革中报复刘少奇不遗余力。直到一九六七年元旦,刘涛和刘允真才第一次访问生母,两人根据生母提供的材料,写出了揭露、批判刘少奇的大字报。毫无疑问,那是一张对刘少奇刺激极大的大字报。其中揭露出刘少奇罪状之一是说他在从事中共地下工作时曾经将组织经费打了一只金鞋拔子。事实上当时身负中共地下党重要职责的刘少奇将组织经费换成金饰完全是为了保存和转移方便,刘涛、刘允真的大字报中却说刘少奇将这东西据为己有。于是,愤怒的红卫兵们要求刘少奇向党归还这只金鞋拔子。这种从自己亲生骨肉嘴里揭发出来的罪行,令刘少奇百口莫辩。王前这样做实际上是毁了自己为刘少奇生的两孩子。虽然凭那张大字报使得刘涛没有像刘少奇的其他子女那样吃更多的苦头,却为此背负了终生洗刷不掉的耻辱。1980年,王光美请人为刘少奇生的几个孩子联名写了一篇题为〈胜利的鲜花献给您──怀念我们的爸爸刘少奇〉的文章。文中感情真挚地提到了何宝珍所生的三个孩子在父亲受迫害后的悲惨遭遇,对刘涛和刘允真的名字却只字未提。

王槐青曾两度丧妻,有过三次婚姻,三位夫人生下十一个子女:前两位夫人生三子,即长子王光德,次子王光琦,三子王光超。王槐青第二次续弦,夫人名叫董洁如,她生下八个子女,即王光杰、王光复、王光英、王光美、王光中、王光正、王光和、王光平。内中王光英,在王槐青出使英国时出生,王光美则在王槐青出使美国时出生。

第一位妻子:周氏,刘少奇19岁在宁乡读中学那年,其母为其在邻村说了一个农家姑娘。刘母以病重为由骗得儿子归里,而儿子踏入家门进的却是洞房。坐了一夜板凳,讲了一夜自由……周氏姑娘无论如何不能接受重返娘家的奉劝,惟一要求,刘少奇在未来有儿子时,送给她一个养老。刘少奇深深怜悯这位封建礼教的捐躯者,把本身名下的30亩地划给周氏,一九三O年病逝于湖南宁乡刘少奇的老家。

后来李雪健有些生气,表示道:我没当演员之前,在部队经历过生死的!所以不要只看别人人前光鲜靓丽,还要看到别人背后的努力。XLW

第六位妻子:王光美(1921.9.26—2006.10.13),曾名董朴,祖籍天津,王光美出身名门。父亲王治昌,字槐青,曾留学日本早稻田大学法律系,回国后在北洋军阀政府农商部任工商司长,还曾出使英国、美国。王槐青曾两度丧妻,有过三次婚姻,三位夫人生下十一个子女:前两位夫人生三子,即长子王光德,次子王光琦,三子王光超。王槐青第二次续弦,夫人名叫董洁如,她生下八个子女,即王光杰、王光复、王光英、王光美、王光中、王光正、王光和、王光平。其中王光英在王槐青出使英国时出生,王光美则在王槐青出使美国时出生。王家子女中,王光杰在清华大学电机系学习时,结识了中共党员姚依林。姚依林是"一二.九"学生运动领导者之一,任北平市学联党团书记。受姚依林影响,王光杰投身于"一二.九"运动。1938年5月,王光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姚依林在1936年后,出任中共天津市委宣传部长、市委书记。1938年9月,姚依林安排王光杰在天津英租界伊甸园建立秘密地下机关,设置电台。为了掩护秘密工作,姚依林调来一位女中共党员,和王光杰装扮成夫妻,住在那里。这位女党员名叫王新,1936年11月16日加入中共,比王光杰还早。不料,弄假成真,这对假夫妻朝夕相处,产生爱慕之情。经中共地下组织批准,他俩于1938年12月26日正式结婚。如此一来,在王槐青子女婿媳之中,有了两位中共党员。王光杰和王新在家中产生影响,使王光超、王光美、王光和、王光平都倾向中共,有的参加了中共地下工作。在王槐青子女之中,也有倒向国民党的,如王光复报考了国民党空军航校。王光美考入辅仁大学。1945年,她在辅仁大学理科研究所获科学硕士学位。经王光杰、王新介绍,崔月犁结识了王光美。崔月犁是中共北平市委负责人之一(后来在1982年4月至1987年3月任卫生部部长)。1945年12月,美国政府派前陆军参谋长马歇尔为总统特使来华,"居中"调解国共军事冲突。于是,在重庆成立了国、共、美三方代表组成的"军事三人小组",即张治中、周恩来、马歇尔。不久,在北平成立了"军事调处执行部",由国民党代表邓介民,共产党代表叶剑英和美国代表饶伯森组成。军事调处执行部需要翻译,经中共北平市委刘仁指示,崔月犁通知王光美,调她去那里担任中共方面的翻译(虽然这时王光美尚不是中共党员)。1946年8月,马歇尔的"调处"宣告失败。王光美赴延安。1948年,王光美加入中国共产党,并和刘少奇结婚。翌年生刘平平,此后又生刘源源、刘亭亭和刘小小(即刘潇潇)。

江青的心中不是个滋味儿。中国的“第一夫人”明明是她,可是王光美却四面风光,在海外出尽“第一夫人”的风头。尤其是王光美英语精熟,又擅长交际,海外声誉颇佳。

第五位妻子:王健:鉴于王前的情况,朱德夫妇一心想为刘少奇找一个人品贤淑、禀性文静的伴侣,这便是王健。但因某些健康的因素(据说王健患有轻度精神病),这段关系时间不长就结束了。刘少奇将王健托付给自己的老部下、老战友林枫夫妇,把她送到东北一个著名的疗养胜地,并请王健的姐姐陪伴着。

“遵示,我们加强了对王光美特务问题的审查工作,昨天对美特务杨承祚进行突击审讯。杨犯进一步交代了王光美与美国战略情报局的情报关系。”

1948年,王光美加入中国共产党,并和刘少奇结婚。对于刘少奇来说,这是他的第五次婚姻:

这六次出访,使王光美名声大振。拍电影,上电视,各报、各电台竞相报道,尤其是印尼街头,出现巨幅王光美画像……

她说,少奇同志是个沉默寡言的人,喜欢思索。他的眉间有很深的川字纹。他陷入沉思时,就皱起眉头。他不像毛主席那样幽默,爱开玩笑,但他也不是不苟言笑的人。他有时也会大笑,但不会像周总理那样仰天大笑。他是一个思想深邃的人。

王光美考入辅仁大学。1945年,她在辅仁大学理科研究所获科学硕士学位。经王光杰、王新介绍,崔月犁结识了王光美。崔月犁是中共北平市委负责人之一(后来在1982年4月至1987年3月任卫生部部长)。

江青把王光美打成了“大特务”。中共“九大”之后,林彪下令判处王光美死刑,要“立即执行”。

江青终于借助红卫兵揪斗王光美,使王光美受到凌辱。

第四个妻子王建,结婚半年便离婚;

他的第一个妻子是何宝珍,生刘允斌、刘爱琴、刘允诺两子一女;

王家子女中,王光杰在清华大学电机系学习时,结识了中共党员姚依林。姚依林是“一二·九”学生运动领导者之一,任北平市学联党团书记。受姚依林影响,王光杰投身于“一二·九”运动。1938年5月,王光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她与中国共产党同龄,那年七十大寿,看上去仍非常敏捷,步态轻盈。时值盛暑,她理着短发。虽然白发不少,但她不染发。她爽快、直率,谈笑风生,心态依然年轻。

王光美比江青小七岁,她不如江青之处,是她的入党时间比江青晚了十五年,论革命资历比江青差。

李雪健,1954年出生月山东,今年也已经64岁的他是一位不折不扣的老演员了。从1980年参演他的第一部作品《天山行》开始,从业也已经有三十八年的时间。他饰演过很多经典的角色,例如《水浒传》里面的宋江,精湛的演技征服了很多人。

李雪健低调、踏实,是一位德艺双馨的老艺术家。对于演戏有着非常认真的态度。曾经因为把角色演得过于逼真,还被人拒绝和他握手。

1972年8月18日,王光美子女刘平平、刘源源、刘亭亭第一次获准去监狱见妈妈。这时,王光美在狱中已被关押五年。见面时,他们惊呆了,因为出现在他们面前的母亲王光美如此这般:

江青一直嫉妒着王光美,特别是王光美作为刘少奇夫人,一次次出访:

1963年4月12日至20日,刘少奇和夫人王光美访问印尼;1963年4月20日至26日,访问缅甸;1963年5月1日至5月6日,访问柬埔寨;1966年3月26日至3月31日,访问巴基斯坦;1966年4月4日至4月8日,访问阿富汗;1966年4月17日至4月19日,访问缅甸。

然而,在1962年9月,当印尼总统苏加诺挽着夫人的粉臂款款步下舷梯,踏上北京机场时,作为外交礼节,刘少奇偕夫人王光美前去迎接。9月24日,《人民日报》刊登了刘少奇夫妇和苏加诺夫妇在一起的照片。翌日,又登载了王光美和苏加诺夫人在一起的照片。

江青“启发”专案组“多想想”,杨承祚还可能是“日本特务”、“国民党特务”!照此推理,王光美也可能是“三料特务”——“美、日、蒋特务”!

她拿出《刘少奇画册》说道,由于白区工作时不可能拍照,长征途中又没有条件拍照,那一段时间少奇同志的照片很少。直到进入延安,才有一些照片。少奇同志的工作环境很艰苦,工作担子又很重,所以在1948年,少奇同志的体重只有四十八公斤!长期的艰辛困苦,使他患了胃病。

这场话剧也很是成功,在北京连着进行了300多场演出,成为当时的焦点,引起了很多人的关注。有一次演出完了,当时刘少奇的夫人王光美对演员进行慰问,不过到李雪健面前时,本来微笑的王光美收敛了笑容,并且还不与李雪健握手。后来李雪健反应过来了,因为他扮演的太过于逼真,才会导致王光美这个样子。

1945年12月,美国政府派前陆军参谋长马歇尔为总统特使来华,“居中”调解国共军事冲突。

王光美对我说,红军长征时,她还不过是个学生而已,但《长征》一书多处涉及少奇同志,她尽自己间接所知的情况对书中有关少奇同志的史实加以校核,转告作者,以求在再版时改正讹误。

杨承祚经受不了百般折磨,终于死于狱中。

王光美说,在“文化大革命”中,专案组混在红卫兵之中前来刘宅抄家,那抄家的“水平”很高,抄走了刘少奇的全部手稿。原本是为打倒刘少奇提供“炮弹”,如今却为编选刘少奇文集提供了完整的资料。历史如此始料不及,完全超出了当年专案组们的意料,仿佛开了个不小的玩笑。

一旦考虑成熟了,他在会议上会清楚地阐述自己的见解。在路线斗争中,他的态度历来是鲜明的。他作报告前,大都事先拟好提纲,但讲话时并不照本宣科,往往会阐述许多新的见解。正因为这样,他在历次重要会议上所作的讲话记录稿和他会前亲笔所写的发言稿,都收入了他的文集。

“文化大革命”,使天平朝江青倾斜:江青崛起而为“中央首长”,王光美则随刘少奇一落千丈。

“五年不见,妈妈已经瘦弱不堪,满头灰白头发,连腰也伸不直,穿着一身旧军装染的黑衣,神情麻木、迟钝……”

本文由www.8029.com发布于军史,转载请注明出处:刘少奇的六位妻子,被王光美拒绝握手

关键词: www.8029.com 新葡萄京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