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www.8029.com > 军史 > 隐藏20年被封上将,开国上将打开成吉思汗棺木

隐藏20年被封上将,开国上将打开成吉思汗棺木

文章作者:军史 上传时间:2019-11-22

这停放在成吉思汗陵密室里的棺木中,到底是装殓着大汗本人的遗骸呢,还是只是一个衣冠冢,或者是像民间传说的那样,放着成吉思汗的两个马镫。这一直是一个谜。那么,乌兰夫在打开棺木以后,看到了什么呢?是真身吗?

毛泽东曾说过:“李克农是中国的大特务,只不过是共产党的特务。”这是对被誉为“特务王”的李克农的最好评价。

图片 1

李克农是中共情报和特务机关的首脑,他为党的事业做出了巨大贡献,是我党长期以来战斗在隐蔽战线上的英雄人物。国民党也有一个大特务,这个人就是毛人凤。李克农与毛人凤曾有过一次斗智斗勇的较量。

他是从蒙古草原走出的新中国第一代开国上将,战争年代家中的房屋先是被日本人、后被国民党三次焚烧。他曾到苏联学习和工作,后前往蒙古族地区从事革命活动。

图片 2

新中国成立后他长期担任内蒙古自治区领导职务,后到中央领导民族统战工作,曾任民族事务委员会主任、统战部长、国务院副总理、中央政治局委员、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全国政协副主席、国家副主席等职务。

建国后潜逃台湾的国民党保密局头子毛人凤自从接替戴笠任局长后,一直想在反共斗争中施展本领,取得“战绩”,以赢得蒋介石的赏识和信任。

从1959年末开始,中华大地经历了罕见的自然灾害,上海、江苏等地的一些孤儿院因为粮食匮乏而陷入了困境。3000名幼小多病的孤儿,在全国性的饥荒面前显得那样苍白无力。消息传到党中央后,周恩来总理希望内蒙古支援一些奶粉给这些孤儿,时任内蒙古自治区人民政府主席的乌兰夫毫不犹豫地答应了。

1949年12月,毛泽东第一次出访苏联。闻知这个消息,毛人凤认为机会到了。毛泽东的专列出发后,毛人凤和美国顾问布莱德密谋,制定了制造第二个“皇姑屯事件”的计划。

那时内蒙古牧业遭受了特大灾害,不少乳品厂都停产了,但是乌兰夫还是答应康克清想办法帮助这些孤儿。乌兰夫返回呼和浩特后,立即召开自治区党委常委会,大家一致认为:现在就可以调去些奶粉,但是这只能解决一时困难。

随后,毛人凤命令潜伏在东北的国民党特务组织—东北地下技术纵队,采取两套作战方案。第一套作战方案是从两翼围追堵截毛泽东的专列,破坏长春14号铁路桥,在哈尔滨车站埋下定时炸弹;第二套作战方案是利用潜伏在北京天安门附近南池子的“万能潜伏台”进行指挥,伺机而动。

时任内蒙古自治区党委副书记的吉雅泰想了想说:“我建议把这些孤儿都接到内蒙古来,分配到牧民家去抚养。” 乌兰夫一拍桌子,说:“咱们想到一块儿了,就让草原把他们养大!”

北京朝阳内路南的一个小巷里,有一座小四合院。从外面看,这个小院子和北京城的老四合院没什么两样,这里就是新中国中央社会部部长李克农的住宅。这天,肩负侦破潜伏台第一线侦查工作重任的公安部侦查科科长曹纯之走进了小院,李克农认真地听取了曹纯之的汇报,然后严肃地说:“老曹,从今天起,你向我汇报一个问题,就是对那些接近计兆祥的人的侦查情况。”“是!”曹纯之回答。

1959年12月上旬,自治区卫生厅和民政厅的负责人被乌兰夫叫到了自治区党委大院。乌兰夫告诉他们,内蒙古要接收3000名孤儿,同时指示:由民政厅和卫生厅抽调10名干部组成一个办公室,两厅厅长挂帅,卫生厅副厅长朱明辉同志具体负责,还提出了“收一个、活一个、壮一个”的要求。

当天上午,在中央社会部的会议室里,李克农召集有关人员开会,具体研究破获“万能潜伏台”的问题。李克农说:“按毛主席批示的期限,对台湾保密局北京潜伏台的侦查工作,可以提前完成任务。潜伏台就设在计兆祥的屋内,现在就要决定起获了。所谓"万能潜伏台",就是集敌台台长、报务、情报、译电四职为一身的计兆祥。原来提出将敌人一网打尽,从实际情况看只捕计兆祥一人。”

1960年初,内蒙古开始了接收孤儿及安置工作。第一批近百名孤儿分别被收留在内蒙古医院和呼市医院。那些孤儿个个瘦得皮包骨头,许多孩子肚子里有蛔虫。

会后,李克农对曹纯之说:“搜出敌台后,来个电话,我要到现场看看。”曹纯之点头答应后立刻回到公安部,向有关同志们传达了会议精神,大家听后都兴奋异常,摩拳擦掌准备大干一场。当天下午,李国祥处长签发了侦破命令:

1960~1963年,内蒙古各地先后接纳了3000名孤儿。牧民们非常喜欢这些孩子,有的家庭甚至收养了五六个,还有的从几百里外赶来领养。他们把孤儿接回自家的蒙古包,像对待亲生儿女一样精心照料,教他们说蒙古语、骑马、打猎,还供他们上学。

关于侦破国民党保密局北京潜伏台一案的命令:只捕计兆祥一人。

将军关注并养育孤儿的事情自然让人感动。然而将军人生中还做了一件非常引人注目的事情,那就是传说他打过开成吉思汗的棺木。看《河南商报》早年的一则报道:

成润之奉命率队执行此次抓捕任务。由于多日的过度劳累,曹纯之在布置完抓捕计划后竟睡着了。成润之出发后不久,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声,把刚刚睡着的曹纯之吵醒,他一把操起了话筒。

抗日战争期间,中国政府担心成吉思汗陵会落入侵华的日本军队之手,于是做出了一个大胆的决定,即把成吉思汗的陵寝,从成陵搬出,经榆林、延安,运往陕北高原南沿的黄帝陵藏匿。

“喂,老曹吗?报告你,我们捉住了计兆祥,发现了整流器,但是没有搜出电台。”成润之急促地汇报。

这事后来经过周密的安排,被稳妥地执行了。

“什么?再说一遍!”曹纯之大声问。

这样,成吉思汗的陵寝曾在黄帝陵下面的黄帝庙中藏匿了好多年,直到抗日战争胜利,陵寝才又经原路运回原处。这事当时是最高国家机密之一,因此,世人不知。

成润之又复述了一遍刚才在电话里说的话。曹纯之说:“看好现场,我马上到!”

上世纪50年代初,乌兰夫曾经来拜谒成陵。乌兰夫对看门人说,他有一个请求不知道说出来合不合适。看门人说,有什么你就说吧!乌兰夫迟疑了片刻说,他想打开棺木看一看,不知道行不行。看门人也迟疑了一下,最后说:“你当然可以看!因为你就是今天蒙古人的汗!”

曹纯之风驰电掣地驱车赶到南池子九洲湾43号,此刻他心里十分清楚,如果搜不出电台,就意味着行动的失败。

这样,摒去左右,乌兰夫走进了停放棺木的那间密室。

曹纯之一进门,就看到侦查员们押着计兆祥,站在屋子中央。计兆祥的妻子钱秀莲在一旁瑟瑟发抖,吓得一句话也说不出来。曹纯之在屋内一边走一边看,锐利的目光搜索着屋中的每一个可疑的角落。巡视一圈后,曹纯之“若无其事”地坐在沙发上点燃了一支烟,可他的目光没有停下来,继续朝四周搜索着……此刻屋内的空气几乎凝固了。

这停放在成吉思汗陵密室里的棺木中,到底是装殓着大汗本人的遗骸呢,还是只是一个衣冠冢,或者是像民间传说的那样,放着成吉思汗的两个马镫。这一直是一个谜。

凭着多年的侦查经验,曹纯之感到一定有什么事情是他们没有发现的。可是搜索一番后,并没有发现可疑的迹象,究竟问题出在哪儿呢?曹纯之将头靠在沙发上,突然看见屋子天花板上倒贴着一张圆形的《牡丹图》。曹纯之觉得这张图似乎有点别扭,凭直觉他觉得电台很可能就在这里。随即他用手一指,大声命令说:“上去,把电台取下来!”

那么,乌兰夫在打开棺木以后,看到了什么呢?是真身吗?

侦察员辛立学拉过一把椅子,跳上去推开《牡丹图》,果然图的后面出现了一个大黑洞。辛立学掏出手枪,纵身爬进去。侦察员沈继宗也一跃钻了进去。不一会儿,侦查员从里面取出了美制的凝SST-I—E型25瓦电台、美制手枪一枝、一沓情报底稿和书写在《古文观止》上的密码等罪证。曹纯之看了看这些罪证,又细心地翻阅着情报底稿,突然双眉一蹙,对成润之说:“你马上回公安部,向李国祥处长报告,立即命令哈尔滨市公安局配合行动,把敌人一网打尽!”

看门人说,乌兰夫在走出密室之后,神色严肃。他也问了这个问题,但是,乌兰夫什么也没有说,而他,也就不敢再问了。

在罪证面前,计兆祥双眼呆滞,脸色蜡黄。汗水从额头上滚落下来。

乌兰夫是这个世界上,惟一有理由打开和曾经打开过这棺木的人,如今,随着他的作古,这个秘密则还作为秘密继续存在着。XLW

曹纯之对计兆祥说:“你是不是代号0409?”

毛泽东曾说过:“李克农是中国的大特务,只不过是共产党的特务。”这是对被誉为“特务王”的李克农的最好评价。

“是……是……”计兆祥惊恐地回答。

李克农是中共情报和特务机关的首脑,他为党的事业做出了巨大贡献,是我党长期以来战斗在隐蔽战线上的英雄人物。国民党也有一个大特务,这个人就是毛人凤。李克农与毛人凤曾有过一次斗智斗勇的较量。

曹纯之叮嘱在场的工作人员:“将罪犯、罪证看好,我去请首长视察现场。”

图片 3

曹纯之立刻赶到李克农家,向他汇报了现场情况及敌人情报底稿透露的计划。在谈到敌人情报底稿情报活动计划时,李克农突然站起来,反问:“你们采取措施了没有?”

建国后潜逃台湾的国民党保密局头子毛人凤自从接替戴笠任局长后,一直想在反共斗争中施展本领,取得“战绩”,以赢得蒋介石的赏识和信任。

曹纯之说:“已经派成润之和沈继宗火速乘飞机去东北执行任务。从敌情报底稿上看,他们想趁毛主席回国之际,打我个措手不及。今晚,台湾保密局将派人潜伏大陆,在哈尔滨组织暴动……”

1949年12月,毛泽东第一次出访苏联。闻知这个消息,毛人凤认为机会到了。毛泽东的专列出发后,毛人凤和美国顾问布莱德密谋,制定了制造第二个“皇姑屯事件”的计划。

李克农拍了一下曹纯之的肩膀说:“你不愧是一名足智多谋的老将!”接着说:“走,到现场去!”

随后,毛人凤命令潜伏在东北的国民党特务组织—东北地下技术纵队,采取两套作战方案。第一套作战方案是从两翼围追堵截毛泽东的专列,破坏长春14号铁路桥,在哈尔滨车站埋下定时炸弹;第二套作战方案是利用潜伏在北京天安门附近南池子的“万能潜伏台”进行指挥,伺机而动。

李克农和曹纯之驱车又来到了计兆祥家。李克农仔细查看了计兆祥的罪证。然后他指着那张《牡丹图》,问计兆祥的妻子:“这是你画的?”

北京朝阳内路南的一个小巷里,有一座小四合院。从外面看,这个小院子和北京城的老四合院没什么两样,这里就是新中国中央社会部部长李克农的住宅。这天,肩负侦破潜伏台第一线侦查工作重任的公安部侦查科科长曹纯之走进了小院,李克农认真地听取了曹纯之的汇报,然后严肃地说:“老曹,从今天起,你向我汇报一个问题,就是对那些接近计兆祥的人的侦查情况。”“是!”曹纯之回答。

计兆祥的妻子点点头,连声说:“我有罪,我有罪……”

当天上午,在中央社会部的会议室里,李克农召集有关人员开会,具体研究破获“万能潜伏台”的问题。李克农说:“按毛主席批示的期限,对台湾保密局北京潜伏台的侦查工作,可以提前完成任务。潜伏台就设在计兆祥的屋内,现在就要决定起获了。所谓"万能潜伏台",就是集敌台台长、报务、情报、译电四职为一身的计兆祥。原来提出将敌人一网打尽,从实际情况看只捕计兆祥一人。”

李克农把目光转向计兆祥,说:“不要怕,我今天来,是看你计兆祥发报技术的。就用这部电台,用原来的手法,呼叫台湾保密局毛人凤。我说话,你发报,怎么样?”“愿意效劳,愿意效劳。”计兆祥连声答应,并做好了发报准备。

会后,李克农对曹纯之说:“搜出敌台后,来个电话,我要到现场看看。”曹纯之点头答应后立刻回到公安部,向有关同志们传达了会议精神,大家听后都兴奋异常,摩拳擦掌准备大干一场。当天下午,李国祥处长签发了侦破命令:

此时,在台湾近郊的国民党保密局本部,保密局头子毛人凤正在静待大陆方面的“佳音”。他心里盘算着:如果这次行动成功,中国的风云就会发生突变,到时,自己就功劳大大的了。

关于侦破国民党保密局北京潜伏台一案的命令:只捕计兆祥一人。

坐在保密局督战的美国顾问布莱德,对毛人凤说:“立即电告计兆祥,报告潜伏大陆暗杀队的准备情况,对东北技术纵队所有行动人员,除重赏外一律官升三级,并委任纵队司令马耐为国民党东三省救国司令。”

成润之奉命率队执行此次抓捕任务。由于多日的过度劳累,曹纯之在布置完抓捕计划后竟睡着了。成润之出发后不久,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声,把刚刚睡着的曹纯之吵醒,他一把操起了话筒。

毛人凤一边答应,一边说:“按规定的联络时间已经超过了,可现在还没有得到大陆方面的任何反应。”

“喂,老曹吗?报告你,我们捉住了计兆祥,发现了整流器,但是没有搜出电台。”成润之急促地汇报。

布莱德意识到了什么,打断毛人凤的话说:“立即电告计兆祥,停止发报,马上转移。”

“什么?再说一遍!”曹纯之大声问。

毛人凤镇静地说:“问题没那么严重吧,共产党再狡猾,也难发现我"万能台"的踪迹。沉住气,也许计兆祥马上就会发来成功的电报。”

成润之又复述了一遍刚才在电话里说的话。曹纯之说:“看好现场,我马上到!”

这时,北京南池子的电台安装完毕。

曹纯之风驰电掣地驱车赶到南池子九洲湾43号,此刻他心里十分清楚,如果搜不出电台,就意味着行动的失败。

嘟……嘟……嘟……计兆祥呼叫台湾保密局,并传出要毛人凤接电讯的信号。

曹纯之一进门,就看到侦查员们押着计兆祥,站在屋子中央。计兆祥的妻子钱秀莲在一旁瑟瑟发抖,吓得一句话也说不出来。曹纯之在屋内一边走一边看,锐利的目光搜索着屋中的每一个可疑的角落。巡视一圈后,曹纯之“若无其事”地坐在沙发上点燃了一支烟,可他的目光没有停下来,继续朝四周搜索着……此刻屋内的空气几乎凝固了。

“来了!”毛人凤叫了起来,他马上坐到电台旁,等待接收、译电。电文很快就被翻译出来。电文内容如下:

凭着多年的侦查经验,曹纯之感到一定有什么事情是他们没有发现的。可是搜索一番后,并没有发现可疑的迹象,究竟问题出在哪儿呢?曹纯之将头靠在沙发上,突然看见屋子天花板上倒贴着一张圆形的《牡丹图》。曹纯之觉得这张图似乎有点别扭,凭直觉他觉得电台很可能就在这里。随即他用手一指,大声命令说:“上去,把电台取下来!”

毛人凤先生:

侦察员辛立学拉过一把椅子,跳上去推开《牡丹图》,果然图的后面出现了一个大黑洞。辛立学掏出手枪,纵身爬进去。侦察员沈继宗也一跃钻了进去。不一会儿,侦查员从里面取出了美制的凝SST-I—E型25瓦电台、美制手枪一枝、一沓情报底稿和书写在《古文观止》上的密码等罪证。曹纯之看了看这些罪证,又细心地翻阅着情报底稿,突然双眉一蹙,对成润之说:“你马上回公安部,向李国祥处长报告,立即命令哈尔滨市公安局配合行动,把敌人一网打尽!”

被你们反复吹嘘的“万能潜伏台”已被起获,少校台长计兆祥束手被擒。今后,贵局派遣的特务,我们将悉数收留,只是恕不面谢。告诉你,给你讲话的是李克农。你们现在“寄人篱下”,好景不长。你若率部来归,我李克农可以保证你们安全。告诉你,发报的报务员就是计兆祥。

在罪证面前,计兆祥双眼呆滞,脸色蜡黄。汗水从额头上滚落下来。

毛人凤震惊地拿过译文不相信地又看了一遍,浑身颤抖,气得一句话也说不出来。“李克农”的名字他是知道的,只是没有想到会这么冤家路窄。毛人凤十分清楚:过去李克农曾在“国统区”搞情报工作,把当时的特务头子—戴笠搞得焦头烂额。

曹纯之对计兆祥说:“你是不是代号0409?”

1947年他接任保密局局长后,也被李克农弄得处处被动,防不胜防。国民党政府曾经多次悬赏捉拿李克农,可连一个影子也没有抓到。如今又碰上了这个“老对手”,“万能台”也没有逃过他的眼睛。毛人凤顿时像泄了气的皮球,瘫倒在椅子上。

“是……是……”计兆祥惊恐地回答。

但是,老奸巨滑的毛人凤并没有绝望,因为他手中还有“东北技术纵队”这张王牌。重新振作精神的毛人风立刻让电报员回电:“李克农,你走着瞧吧,看到底谁是最后的赢家。”

曹纯之叮嘱在场的工作人员:“将罪犯、罪证看好,我去请首长视察现场。”

时隔不久的一个夜晚,一架无国籍标志的飞机低低地盘旋于离哈尔滨不远的山林里,两只降落伞从飞机中悄悄落下。等降落伞一落地,埋伏在地面的我方监视人员立刻逮捕了两名特务。

曹纯之立刻赶到李克农家,向他汇报了现场情况及敌人情报底稿透露的计划。在谈到敌人情报底稿情报活动计划时,李克农突然站起来,反问:“你们采取措施了没有?”

根据从计兆祥处截获的电讯情报证实:他们二人就是毛人凤派来的领导东北技术纵队进行暗杀活动的两个特派员。从他们的随身行李中,我方侦查员搜出了美制卡宾枪、无线电台、气象预测器、炸药等特工用具。

本文由www.8029.com发布于军史,转载请注明出处:隐藏20年被封上将,开国上将打开成吉思汗棺木

关键词: www.8029.com 新葡萄京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