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www.8029.com > 军史 > 活了101岁的张汉卿毕生最钦佩哪个人,张少帅是

活了101岁的张汉卿毕生最钦佩哪个人,张少帅是

文章作者:军史 上传时间:2019-12-27

张学良,字汉卿,人称少帅,父亲是奉系军阀首领张作霖。张作霖被日寇炸死后,年仅28岁的张学良成为了奉军的新统帅。九一八事变后,在国民上下一片指责声中,张学良与杨虎城将军于1936年12月12日发动了兵谏,逼蒋抗日。西安事变解决后,张学良被蒋介石、蒋经国父子软禁幽居了数十载。

中国历史上着名的东北军少帅张学良,在海外居住期间,有次接受权威杂志记者采访时说过,一生中有两位女性对他恩同再造,一是蒋宋美龄,一是赵一荻。咱们大家都知道是;西安事变发生后,原本与蒋介石关系兄弟般的张学良,瞬间成了不可饶恕的罪人。 在张学良晚年在夏威夷写回忆录时,一天,记者单刀直入的问张:”你与夫人是否互相爱慕?“ 张学良没有否认自己爱慕夫人,但谈到宋美龄也是否爱他时,卖了个关子:”我不能告诉你,因为夫人她尚在人间。但我可以告诉你,如果没有夫人,我就会与杨虎城下场一样。“

1990年恢复人身自由后,张学良离台侨居美国夏威夷,2001年10月14日病逝于檀香山,享年101岁。张学良是历史上的一位独特的政坛人物。他的经历极不平常,特别是被幽居软禁54年,这可不是一般人承受不了的,但他竟能保持长寿健康。

蒋介石不杀张学良而又要让这个血性男儿的心理被安抚的办法惟有宋美龄。这是为什么呢?其中的真实原因张学良自己也承认过,西安事变后蒋介石不杀他,是有宋美龄这个保护神在。在《世纪行过:张学良传》中,张学良这样叙述这段细节“我没死,关键是蒋夫人帮我。蒋先生原本是要把我枪毙的,这个情形我原先不知道,但是我后来看到一样东西,是美国的公使约翰森写的手稿,他描述宋美龄在西安事变后,曾经严肃地对蒋先生说;你要对他做不利的事情,我就离开台湾,再把你怕的事给公布出去!这句话很厉害。

图片 1

张学良曾经说过;我认为蒋夫人是我的知己,蒋夫人对我很了解,她曾经和蒋先生据理力争;说西安事变张学良不要金钱也不要地盘,他要什么,他要的是牺牲。而张学良也曾经在海外被采访时表示,正是因为自己对宋美龄的尊崇,只要宋美龄活着,他便要把两人感情的秘密守住。张学良曾经说过“若不是当时已有太太,我会猛追宋美龄” 在张学良的眼里,宋美龄是绝顶聪明而且称誉其近代中国找不出第二个来的人物,或许当时找不到任何一个与宋美龄关系的密切程度,以及对其欣赏的程度可以与张学良相比的人。

谈起长寿的秘密时,张学良曾说:“我追求真理,热爱祖国,深信自己是清白无辜的,坚信终有一天会得到历史公平的评价,这个信念使我健康地活了下来。”

经过查阅大量海外资料,使得这段隐情逐步浮出水面;当年东北军打败孙传芳后,首次进入上海。张学良当时在上海是个花花公子,当他第一次和宋美龄见面时,宋当时未婚并且在上海也是知名的大家闺秀,有名的美女。少帅一见面就立刻为她出众的气质倾倒,称她为美若天仙并且还与宋美龄约会了好几次,经常在一起跳舞和游玩。两个人当时都只有二十多岁,感觉过得非常愉快。

活了101岁的张学良一生中最佩服的人是谁?对此,张学良在晚年时曾说:“我一生最佩服一个人,这人不是主席,更不是蒋介石,而是此人。”

少帅曾对王书君说;若不是当时我已经有太太,我会猛追宋美龄。那时蒋介石也在追求宋美龄而且也跟着去了东京。后来蒋介石到北京第一次见到张学良时,当时宋美龄也在场,宋美龄招呼张学良“Peterhow are you?”蒋介石觉得奇怪;怎么你们俩认识啊?宋美龄当年和张学良在上海相识的时候,大家都知道宋美龄是孙中山的小姨子。蒋介石当时只是个上校,而且在军队里根本没机会碰到她。

张学良获得自由后,在1991年7月26日开始的一系列访谈中,一扫过去对老长官蒋介石含蓄批评、谨慎恭维的作法,对老蒋进行了猛烈开火,而且炮火相当猛。

中原大战后,蒋介石特邀张学良到南京参加国民党三届四中全会,并把张学良的夫人于凤至也请到了南京。由于早前两人的接触相交,宋美龄对张学良的印象是非常好的,同时令她惊叹不已的是这位张帅之子;少年得志的马上英雄,竟然身上有着西方所谓的莱茵河畔骑士的风度。

张学良说:“我同蒋介石是‘关怀之殷,情同骨肉;政见之争,宛若仇雠’,蒋是‘白粉知己’,说内心话,我并不佩服蒋,虽然我很尊敬他,但是,他的那一套管理不了别人。老蒋对台没有贡献,不如蒋经国。蒋经国对台有贡献,我承认。蒋有什么贡献?北伐、黄埔学校,没有旁的。我主张抗日的,但是在蒋介石心里,他的第一敌人不是日寇,而我的第一敌人是日本。”

当宋美龄回忆这位少帅临危受任,毅然决然地除掉亲日派元老杨宇霆和常荫槐,以及窥测战机而挥兵入关结束中原大战的时候,又感到这位意气风发的青年英雄是一位了不起的政治家。欢迎于凤至的仪式也是由宋美龄一手承办的。于凤至一下专车,宋美龄便快步迎了上去,亲热地与之紧紧拥抱,充分显示出她作为中华民国第一女性之风采和魅力。当晚宋美龄在私邸设宴为张学良和于凤至洗尘。她几乎没有安排什么政治场面,一切都是家庭的和女性的方式。这使本来并不太善于交际的于凤至很快对她产生了亲密感。几天下来两人穿梭交往形影不离。

“蒋先生这个人,我批评他,他要是有机会,他真能会当皇帝。他的思想非常顽固,旧的思想,不是当代的思想。蒋先生后来的思想很近似袁世凯,可是没有袁世凯那么大的魄力。袁世凯想当皇帝,他也想当皇帝,但袁还是个人物。”张学良表示,他很不佩服蒋介石。

宋美龄的母亲宋老太太见三女儿同于凤至如此亲昵,而于凤至的品性又是这样的文雅娴静,便决意认于凤至为干女儿。宋美龄与于凤至亦结拜为干姊妹。由于宋美龄年少故亲昵地称于凤至为干姊,随即蒋介石也主动地和张学良换了兰谱结为异姓兄弟。

谈起受到张学良欣赏、佩服的人物时,少帅说:”主席我没见过,没接触过,我不了解,不清楚,但是,主席能够打败蒋介石,我想他应该是位厉害的人物。我最了解和佩服的人是周先生,‘西安事变’后,他希望国家能够实现团结,我表示赞同。他这个人好厉害,他说出的话很有理,不但会讲,而且也能处置事情,这个人很厉害,我佩服他,是我最佩服的一个人。”XLW

1936 年12月在国家危亡的紧急关头,为了民族大义,张学良毅然决然地与杨虎城将军一起发动了震惊中外的西安事变,促成了国共第二次合作,为全民族抗战局面的后形成做出了历史性的贡献。事变落幕,少帅为了保全蒋介石的面子,要亲送蒋介石返回南京,蒋对张说;我不能保障你在南京的生命安全。宋美龄则坚持;回到南京一定要送汉卿回西安。

1936年12月12日,在中华民族危亡的紧急关头,张学良将军和杨虎城将军以爱国的赤诚之心,毅然发动西安事变,逼蒋介石抗日,为结束十年内战、促成第二次国共合作、实行全民抗战做出了不可磨灭的伟大贡献,成为令世人景仰的千古功臣。

张学良这个奉行 “好汉做事好汉当”的铮铮铁骨的东北汉子坚持送蒋,但此后遭软禁半世纪。宋美龄之后对蒋介石说“我们对不起汉卿”虽然未守承诺送少帅回去,但她却设法保住了张学良的活命,并努力在生活上对张学良关怀备至。事实上张学良在后来亲自撰写的《西安事变反省录》里,也在追想事变之前的阴差阳错的说,如果夫人那时在西安,也不一定会发生西安兵变。不仅如此,被幽禁后在香港公寓的张学良的夫人赵四小姐能够回到身边,正是宋美龄的牵线。赵四小姐到台湾不久,宋美龄介绍董显光教其研习英文圣经。

众所周知,张学良发动西安事变的同谋杨虎城,事后被撤职留任,但最后也与张一样被软禁。1949年国民党政府败退台湾前,蒋介石为了灭口,亲自下令毛人凤,在重庆“中美合作所”杀了杨虎城全家。张学良之所以能躲过一劫,是多亏宋美龄充当了他的保护神。

或许值得一说的是,原本同于凤至相熟的宋美龄不喜欢赵四小姐,但随着岁月的洗礼,宋美龄对赵四小姐越加敬重并促成其结婚。终64岁的张学良与51岁的赵四小姐,在台北杭州南路一位美籍牧师的家里,按照严格的宗教仪式举行了婚礼,这对相爱三十多年的恋人终于成了夫妻。

张学良晚年,曾这样对史学家唐德刚说:“我没死,完全是蒋夫人保的。依蒋先生的意思,是要把我枪毙的。这情况我原先不知道,但我后来看到一个东西,这是美国的一个名叫约翰的公使写的文章,有朋友抄下来,拿给我看。上面说,宋子文警告蒋介石,对蒋先生说,你要是对那个小家伙有不利的地方,—当年,他们都喜欢称我为小伙子,宋子文说,那我就把你的内幕都公诸于世。他这句话很厉害。我认为蒋夫人是我的知己,她称我为绅士,她对蒋先生说,西安事变,他不要钱,也不要地盘,要的是牺牲。你要杀他,那我就走开!是蒋夫人保护了我,我很感激她。”

宋美龄参加了这个简朴的婚礼。张学良在获得自由后曾有句感慨“宋美龄活着一天,我也能活一天。”这对形容宋美龄与张学良之间的保护神关系再合适不过了。作为一个曾经权力欲望强烈、以善于作秀的政治图腾出现的宋美龄,惟在与张学良这种真性情的人交往中显示出真挚细腻的情感,这种非比寻常的柏拉图式情感,出现在这两位特殊身份、特殊命运的人之间,不可思议却又至诚至信且顺理成章。 2001 年10月张学良将军在夏威夷檀香山病逝,享年101岁。消息传来与少帅交谊七十多年的宋美龄悲痛不已,静默多时沉思往事。她通过孔令仪表达哀痛之意并特别交代辜振甫夫人严倬云代表她赴夏威夷参加张学良的追思礼拜与公祭,向少帅告别并向家属致意。辜夫人将一束署有“蒋宋美龄”的十字架鲜花置于少帅灵前。

张学良沦为阶下囚,宋美龄深感内疚

1936年12月12日凌晨,蒋介石在西安骊山的一个小山洞被张学良的部下活捉之后,就料定自己必死无疑,当即写下了一份“遗嘱”式的电文:

美龄吾妻:余决心殉国,经国、纬国吾子即汝子,望善视之。蒋中正。

蒋介石将电文交张学良转发,张学良看罢,思忖良久,决定先致电宋美龄。电文如下:

蒋夫人赐鉴:

学良对国事主张,当在洞鉴之中。不意介公为奸邪所误,违背全国公意,一意孤行,致全国之人力、财力,尽消耗于对内战争,置国家民族生存于不顾。学良以待罪之身,海外归来,屡尽谏诤,率东北流亡子弟含泪剿共者,愿冀以血诚促其觉悟。此次绥东战起,举国振奋,介公以国家最高领袖,当有以慰全国殷殷之望,乃自到西北以来,对于抗日只字不提,而对青年救国运动,反横加摧残。伏思为国家为民族生存计,不忍以一人而断送整个国家于万劫不复。大义当前,学良不忍以私害公,暂请介公留住西安,妥为保护。耿耿此心,可质天日,敬请夫人放心。如欲来陕,尤所欢迎。此间一切主张,文电奉闻。挥泪陈词,伫候明教。

张学良叩

西安事变发生时,宋美龄正在上海。接到张学良电报后,她于13日晨赶回南京。其时国民政府诸要员极为惊恐,已乱作一团,出现了讨伐派与主和派的对立局面。她为蒋介石的安全着想,认为武力讨伐“非健全之行动,余个人实未敢苟同,因此,立下决心,愿竭我全力,以求不流血的和平与迅速之解决。”她于早8时,即电告张学良,拟派张学良的外籍友人、蒋介石的顾问端纳飞往西安,作为双方的调停人。

14日下午,端纳飞抵西安,带来了宋美龄给张学良和蒋介石的信各一封。在给张学良的信中,她希望他能顾全与蒋介石的公私关系,顾全国家大局,予以考虑。在给蒋介石的信中,她则明确表示:“在可能和必要的时候,我愿意亲自去西安一趟。”

当端纳的西安之行给宋美龄带来和平解决西安事变的曙光时,她就决定亲赴西安。22日下午4时,她和宋子文乘坐的飞机在西安机场降落。出乎她意料的是他们一下飞机,就受到张学良和杨虎城的热情欢迎,仿佛什么事也没有发生。她后来在回忆录中写道:“飞机刚停,张学良第一个登机迎了上来。其状甚憔悴,局促不安,面有愧色。我仍以常态与之寒暄。”离机时,我以不经意的语气请他不要让他的部下搜查我的行李,以免弄乱了不易整理。他听后一怔,立即答道:“夫人哪里话,我怎么敢那样做。”

尽管如此,蒋介石对于宋美龄的突然到来,却仍感“惊讶万分,如在梦中”。他后来在《西安半月记》中这样描述与妻子劫后重逢的情景:“我前几日曾再三叮嘱子文,劝妻子万万不可到西安来,没想到她竟然身冒万险入此虎口。我感动至极,悲咽流泪,不可言状。妻子强作欢颜,但我却更增忧虑。……我怎能忍心让她牺牲于这座危城之中呢?”

宋美龄见到蒋介石后,劝他不应轻言殉国,应珍惜生命,为国家努力,并私下交换了有关如何谈判的看法。蒋介石虽赞同就张学良、杨虎城和周恩来提出的以八项政治主张为基础进行和谈,但却说他不能直接参加谈判,而由宋氏兄妹作代表出席,并且他将不在协议上签字,但他将以“领袖人格”来担保实现。

宋美龄随即带着蒋的指示,去见张学良,批评他此项行动太莽撞,并希望张学良尽快收拾“危局”,送蒋回家。张学良向她表示,他绝无伤害委员长的意思,而且一不要钱,二不要地盘,只要委员长同意抗日,签不签文件都可以。他个人亟愿恢复委员长之自由,但此事关系者众,杨虎城及其部下提出释放蒋的条件,是要求蒋必须在协议上签字。

在此情况下,为争取蒋介石早日获释,宋美龄不得不去求助于中共代表周恩来。23日和24日,她与周恩来作了两次长谈,希望周做劝说杨虎城的工作,使杨同意早日释蒋。周在阐明中共和平解决事变的主张后,表示同意。与此同时,经过宋氏兄妹代表蒋介石与张、杨、周的两次谈判后,蒋介石基本同意了西安方面的六项条件。

25日上午,张学良告诉杨虎城和周恩来,他将释放蒋介石,并且亲自送他回南京。杨虎城仍不同意释蒋,与张发生了激烈的争吵,不欢而散。未料,下午两点过后,张学良打电话请杨虎城立即赶赴张公馆,神色紧张地对杨说:“现在不走不行啦!夜长梦多,不知会出什么大乱子。我今天决心亲自送蒋走。我想在几天内就可以回来的,请你多偏劳几天。假如万一我回不来,东北军今后即完全归你指挥。”

杨虎城为之愕然。但事已至此,为顾全大局,他亦不便反对,只是力劝张说:“放他就足见你我之真诚,送他实在是使不得啊!”但张仍不改初衷,当即与杨分乘两辆汽车,陪同蒋介石、宋子文和端纳,秘密驰向西郊机场,行动非常匆忙,连周恩来也没有通知。周恩来听孙铭九报告此情况后,也十分惊愕,立即和孙乘车赶往机场,想劝张不要亲自送蒋去南京,可为时已晚。望着已腾空而起的飞机,周恩来无奈地感叹:“唉!张汉卿就是看《连环套》那些旧戏看坏了,他不仅要‘摆队送天霸’,而且还要‘负荆请罪’啊!”

果然不出所料,张学良一到南京,蒋介石就背信弃义,将他交军事委员会“严加管束”,使他沦为了阶下囚。

在张学良被囚禁的第二天一早,宋氏兄妹和端纳,这三位西安事变的当事人,就相继去孔公馆看望并安慰张学良。显得最为尴尬的自然是宋美龄,她一见张学良就掩面而泣。早在离开西安的飞机上,她心里就有某种预感,但想到委员长毕竟是从张学良手中走脱的,而且少帅又亲送回南京,蒋介石再狠也不至于恩将仇报。

然而,张学良却表示:“我个人是很渺小的,如何处置我,我可以不计较。只要蒋委员长能认清大局,不反悔在西安达成的条件,大家一致对敌,我也就了却心愿了!”为此,宋美龄深感内疚,并于1937年1月1日下午,与蒋介石争吵了一场。

她激动地说:“好歹汉卿也是个重信义的嘛,不然他会亲自送你回南京?”蒋介石忍不住大吼起来:“我早就叫他不要来!他自己非要到南京来负荆请罪,我有什么话说,南京的事也不是我一个人说了就算的!”见蒋介石毫无回心转意之态,她只能一再叨念:“我们对不起汉卿啊!”

非同一般的友情从年轻时开始

张学良先生晚年曾不无自豪地对唐德刚先生谈起过他与宋美龄的深厚关系,他说:“我与蒋夫人认识的时候,那是在上海,有人请客,介绍说,这是孙中山先生的小姨子。后来,蒋先生在北京请我们吃饭,在座的记得有阎锡山等人。在宴席上见到蒋夫人,我就说,蒋夫人好。蒋先生很奇怪,问我,你怎么认识她?我说,我认识她,比认识你还早。”

其实,岂止是认识得早,张学良还曾说过,“若不是当时已有太太,我会猛追宋美龄。”那是1925年,东北军打败孙传芳后,首次进入上海。作为上海滩有名的花花公子,当少帅张学良第一次和名门闺秀宋美龄见面时,立刻为她出众的容颜和气质所倾倒,称她为“美若天仙”。后来,他与宋美龄约会了好几次,经常在一起跳舞、游玩,留下了非常愉快的美好记忆。

张学良和宋美龄都很珍惜他们年轻时的友情。历经几十年的交往,在张学良的眼里,宋美龄“绝顶聪明”,是“近代中国找不出第二个来”的人物。同样,在宋美龄看来,或许当时也难以找到第二个与她的关系如此密切和被欣赏程度可以与张学良相比的人了。因此,张学良到台湾之后,在反省西安事变时曾感慨道:“如果蒋夫人那时在西安,也就不一定会发生兵变了。”

然而,历史无情,一场惊天动地的西安事变使曾结为兄弟的蒋介石和张学良顷刻间成了冤家对头,也就把宋美龄推向了左右为难的境地。但她毕竟是一个独具人格魅力的非凡女性,宁可有违其丈夫的旨意,也决不背逆已沦为阶下囚的好友。

在蒋介石撤离大陆之前,宋美龄不只是保了张学良的命,而且,在到台湾之后,她对张学良在生活方面的关爱也可谓无微不至,平时书信往来不断,逢年过节,则更是有厚礼相赠。尽管如此,宋美龄依然放心不下,还常想亲自去井上温泉看望张学良。据张学良1950年4月16日日记记载:“昨天……老刘(即负责管束张学良的军统特务头目刘乙光)交来蒋夫人亲笔信,言将来寓探视。”他在“思考了一夜”之后,复蒋夫人函:

欣悉夫人有来新竹的打算,良闻知后备感不安。亦知夫人自南京一别,多年来始终有探望之意,可是良感到现在仍多有不便。由新竹市到井上温泉汽车往返约5到6个钟头,公路之坏,使夫人难以想象。竹东到井上一段,因石头露出地面,轿车不堪通行,只有吉普车或卡车方可行驶,并且险处甚多,颠簸万分。而良之寓处,对夫人供用,更有种种不便,切请夫人不可前来。何时何地,请夫人随时吩咐,良立可前往。而此次新竹之行,切勿冒险行事为盼。夫人对良多年关切之心,良和四小姐感同身受……

于是,便有了张学良、宋美龄到台湾后的第一次约见。张学良在日记中写道:

本文由www.8029.com发布于军史,转载请注明出处:活了101岁的张汉卿毕生最钦佩哪个人,张少帅是

关键词: www.8029.com 新葡萄京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