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www.8029.com > 军史 > 主席30年后才知真相,毛主席一生中曾为什么事找

主席30年后才知真相,毛主席一生中曾为什么事找

文章作者:军史 上传时间:2019-12-27

彭司令员凝视着地上两位烈士的遗体,特别是他注视着那一位身体较长的烈士遗体显得神情异常严峻。

中国人民志愿军入朝作战不久,侵朝“联合国军”司令部的情报机构即侦悉了我志愿军司令部总部的驻地大榆洞,并获悉毛泽东主席的长子毛岸英就在彭德怀司令员手下当参谋。于是,他们很快拟定了一个“绑架毛岸英、消灭彭德怀”的阴谋计划。美军司令麦克阿瑟声称,绑架毛岸英是政治的需要,而消灭彭德怀则是战略上的需要。

毛岸英站在坑道前沿四周观察了一下,然后指着远处黑黝黝的山沟说:“进去看看。”他们三人顺着山沟往里走了一段后,从乱石堆后面突然蹿出七八名美军突击队员和几名化装成朝鲜老百姓的南朝鲜特工,为首的正是美军突击队上尉军官莱特森。他们在此已经潜伏多时。

毛泽东伸出左手去拿茶几上的香烟,动了两次竟没抽出一支烟来,李银桥赶忙上前为毛泽东抽出一支烟,又划了根火柴,但毛泽东却又丢下香烟,转脸失神地望着窗外的天空……”

毛岸英和小李顾不上掩埋自己的战友,他们牵挂着志愿军总部和彭总的安全,便提枪向大榆洞方向跑去。不一会儿,从大榆洞方向传来激烈的枪声,他们估计敌人已开始袭击志愿军总部,便加快了脚步。

“你们团首长都向你们讲清楚了?”

毛泽东手中的烟头一下子掉在了地上,此刻,毛心里早已明白,长子岸英已经不在人世了……

后来幼儿园也被国民党特务盯上,董健吾把毛岸英、毛岸青接到自己家里保护。上海终非乐土,董健吾又通过张学良的关系,把毛岸英和毛岸青秘密送到了苏联。

烈士的遗体就地掩埋

剩下的两名美军士兵刚想向毛岸英开枪,只听树林外传来一阵呐喊声,原来是一群志愿军战士前来接应,吓得他们只得仓皇地抱头鼠窜,被志愿军战士追上生擒活捉。战友们将身负重伤的小李送到野战医院抢救,毛岸英只是受了点儿擦伤,有惊无险,安然无恙。然而,谁也没有料到,躲过一场劫难的毛岸英,他的生命却进入了倒计时……

新葡萄京官网 ,毛泽东阅罢苏方电报,吩咐道:“立刻给彭德怀发电报,要他转移司令部!敌情变化无常,要防患于未然!”聂荣臻马上安排人给彭德怀拍了电报。

莱特森用手电照着毛岸英,又与手中的照片对照,禁不住得意地笑了,他下令手下一名美军中士留下来同三名南朝鲜特工一起看押毛岸英等三人,自己则带领其他突击队员直奔志愿军总部去袭击彭德怀。

彭德怀看了看毛泽东,犹豫着说道:“主席,战场上枪弹无情……”

毛岸英持枪与冲上来的美军突击队员对峙着,突然,只听小李大声喊道:“岸英,别管我!”随即用双手紧抓住莱特森的枪管。这时,莱特森扣动了扳机,随着一声沉闷的枪响,小李瘫倒在地上。毛岸英突然撞开眼前的一名美军士兵,冲到莱特森面前,将枪口对准其胸膛,一口气将枪中的子弹打光,莱特森顿时栽倒在地。

1950年11月25日下午两三点钟,天气阴沉,寒风凛冽,突然,从大榆洞上空的浓云中钻出3架敌机,刺耳的怪叫声伴随着炸弹爆炸声和机枪的扫射声,敌机穿梭般轮番向大榆洞俯冲、轰炸、扫射,志愿军司令部作战处在大洞外临时办公的一座房子爆炸起火。

“这里有人!”火海中有人喊了一声。我和郭班长循声扑过去,只见一位同志倒在墙角下,全身是火。大家一边扑打他身上的火,一边往外拖。

听到情况有变,我正要冲入火海,指导员又补充一句:“告诉同志们,救人!救人第一!这是101首长(101是当时彭德怀司令员的代号)的指示。”

毛岸英和小李顾不上掩埋自己的战友,他们牵挂着志愿军总部和彭总的安全,便提枪向大榆洞方向跑去。不一会儿,从大榆洞方向传来激烈的枪声,他们估计敌人已开始袭击志愿军总部,便加快了脚步。

“同志们,快,到火堆里去扒!”指导员又出现在大家身边,指挥着:“动作要快,死活也得把人找到!必须找到!”

烈士的遗体就地掩埋

董安澜老人曾任中国人民志愿军司令部警卫团五连文化教员。毛主席的儿子毛岸英当时是司令部参谋,所以董安澜和彭德怀司令员及毛岸英很熟。在朝鲜战场上,他亲眼目睹了毛岸英之死和警卫“枪击”彭德怀的惊险一幕。

事关重大,时间紧迫,苏联方面于1950年10月23日向中国人民解放军代总参谋长聂荣臻拍去一封密码电报,通报了上述情报,并提醒中国方面提高警惕,做好防备。

毛岸英之死101指示:“救人第一!”

彭总挥了一下手,用悲怆的目光示意可以出发了。

10月18日,彭德怀离京赴朝之前,毛泽东在菊香书屋设宴为彭总饯行,同时再约他谈一谈具体援朝行动计划,还要顺便为儿子毛岸英要求上前线向彭老总说情。

我点点头:“讲清楚了。”

莱特森用手电照着毛岸英,又与手中的照片对照,禁不住得意地笑了,他下令手下一名美军中士留下来同三名南朝鲜特工一起看押毛岸英等三人,自己则带领其他突击队员直奔志愿军总部去袭击彭德怀。

毛岸英站在坑道前沿四周观察了一下,然后指着远处黑黝黝的山沟说:“进去看看。”他们三人顺着山沟往里走了一段后,从乱石堆后面突然蹿出七八名美军突击队员和几名化装成朝鲜老百姓的南朝鲜特工,为首的正是美军突击队上尉军官莱特森。他们在此已经潜伏多时。

“是谁?”我喃喃着。

这幼儿园里的孩子都是革命烈士和共产党领导人的后代,其中就有毛主席的三个儿子毛岸英、毛岸青、毛岸龙。杨开慧牺牲后,三兄弟被转移到了上海。毛岸龙因为身体太弱,不久夭折。

彭德怀心情沉重地来到烈士的遗体前,眼含热泪凝视着两具惨不忍睹的遗体,他特别关注地端详了片刻那位身材颀长的烈士,神情异常严峻而悲伤……

卫生队的同志赶来了。大家把伤员平放在地上。彭司令员跨上前来,俯下身察看着伤员。大家发现,彭司令员紧锁双眉,强忍着悲痛。他急忙催促军医:“怎么样?伤势?”

国家建设需要一个较好的工业基础。我国当时的重工业基地主要在东北。主要的钢铁基地是鞍山;机械工业基地是沈阳,那里有1000多家工厂,200多种机械工业产品;抚顺的煤,鸭绿江上的发电厂是其动力资源。敌人若占领朝鲜,就会更加得意忘形,向我国挑起事端,随时可以找到借口入侵,我们若不出兵,对朝鲜不利,对我国也不利。

1922年10月24日,这天,毛家添了一位小伙子,他就是毛岸英,或许从出生那一刻开始,他的生命就与祖国绑在了一起。

军医再次俯下身进行检查,然后无可奈何地对彭司令员说:“呼吸、呼吸早已停止了,救不过来了!”

1950年10月,毛泽东做出了抗美援朝的决定,毛岸英得知后便自动请命去朝鲜参战,毛泽东虽然会有一丝不舍但还是同意了,可谁知这一去,便再也没有回来。

毛泽东在10月13日关于出兵抗美援朝的一份电报中指出:我们认为应当参战,必须参战,参战利益极大,不参战损害极大。

董安澜老人曾任中国人民志愿军司令部警卫团五连文化教员。毛主席的儿子毛岸英当时是司令部参谋,所以董安澜和彭德怀司令员及毛岸英很熟。在朝鲜战场上,他亲眼目睹了毛岸英之死和警卫“枪击”彭德怀的惊险一幕。

军医忍住眼泪,对彭司令员摇摇头。

大家立即做好迎战准备。

人人心急如焚,声嘶力竭地呼喊着,寻找着。该死的敌机,依然在头顶怪叫,依然在轮番轰炸。

1950年11月下旬,我在志愿军司令部警卫团五连担任文化教员。

不一会儿,刘排长进来了,朝大家喊:“各班往这边凑凑,开个紧急会。”

还记得《无间道》中那段经典对话吗?梁朝伟说我是一个警察。刘德华反问,谁知道?这个世界上最有争议的职业,恐怕就是潜伏起来的地下工作者了。

毛岸英幼年饱经磨难,8岁就随母亲杨开慧坐过牢,还曾被迫在上海街头流浪。后来他去苏联先后到列宁军政学校和伏龙芝军事学院学习,毕业后获坦克兵中尉军衔,在卫国战争中参加了苏军的大反攻,千里长驱,穿越东欧,为打败德国法西斯贡献了自己的一份力量。在毛岸英回国前夕,斯大林接见了他,为了永远纪念,送给他一支手枪,作为他参加苏联卫国战争的最高奖赏。

听到情况有变,我正要冲入火海,指导员又补充一句:“告诉同志们,救人!救人第一!这是101首长(101是当时彭德怀司令员的代号)的指示。”

毛岸英持枪与冲上来的美军突击队员对峙着,突然,只听小李大声喊道:“岸英,别管我!”随即用双手紧抓住莱特森的枪管。这时,莱特森扣动了扳机,随着一声沉闷的枪响,小李瘫倒在地上。毛岸英突然撞开眼前的一名美军士兵,冲到莱特森面前,将枪口对准其胸膛,一口气将枪中的子弹打光,莱特森顿时栽倒在地。

麦克阿瑟得知自己精心策划的“绑架毛岸英、消灭彭德怀”的计划出师不利,不仅没有抓到毛岸英和干掉彭德怀,而且还损失了数名训练有素的突击队员,包括精明强干的莱特森上尉,这使他十分恼火,急令空军执行第二步行动计划:派轰炸机向志愿军总部投掷大量凝固汽油弹,把大榆洞炸成一片火海,让彭德怀和毛岸英葬身其中!

我们若单纯沿鸭绿江边组织防御,几百公里正面上,至少需要20~40万军队,还要相应的空军、海军及其它特种兵,旷日持久的对峙下去,军费开支很大,不可能安心搞建设。

我当时脑子里一闪:没撤出来的同志是谁,竟引起彭司令员的关注?这事非同一般啊!

回到洞里,躺在地铺上,大家一个个都心事重重。我望着矿石灯幽蓝的亮光,久久沉思着。我正想问郭班长,郭班长却先开口了:“董教员,我有点想法……”郭班长凑到我耳边轻声问:“你说,牺牲的同志会是谁呢?”

不一会儿,刘排长进来了,朝大家喊:“各班往这边凑凑,开个紧急会。”

回国后,他当过农民,搞过土改。后在北京机器总厂任总支副书记。他悉心钻研工厂管理和高等数学中的微积分,想在厂里呆它十年,干出一番事业来。朝鲜战争爆发,他再也安不下心来,立即向毛泽东、党中央递交了要求参加志愿军的申请书。

“101首长,您还有什么指示?”我问。

毛岸英恳求道:“彭叔叔,让我去吧。我在苏联当过兵,参加过对德国鬼子的作战,一直攻到了柏林。”

不管是谁,抢救战友,义不容辞!我转身扑向火海时,迎面跑来郭班长。我又向郭班长大声喊:“房子里有人没撤出来,指导员让咱们先救人!这是101首长的指示,快!”

大家立即做好迎战准备。

那天下午2时许,我正在“营房”———一个废弃的矿洞里教一排战士们唱歌。突然,“叭叭叭”,洞外传来三声枪响,这是空袭警报的信号。接着,司令部大洞口哨位打来电话:“敌机三架,袭击我大田部(志愿军司令部的代号)机关驻地!”

我和战士们奋不顾身地冲向起火方向,一次次冲进房去,抢出一堆堆文件、地图。哨所小小的掩体部很快被文件堆满了。我正琢磨着文件堆不下怎么办时,指导员跑来说:“董教员,情况有变!不要再抢文件了,房子里还有两位同志呢,得迅速把他们找到救出来!”

毛泽东说,是啊,我不让他去他就不会牺牲,可是谁的儿子都是父母身上的肉,我不派他去派谁的儿子去。

次日上午7时,一辆又一辆轿车打破了清晨的宁静,送走一批负有特殊使命的人物:彭德怀、高岗、毛泽东的长子毛岸英和总参作战部以及几位苏联人。

1950年11月25日下午两三点钟,天气阴沉,寒风凛冽,突然,从大榆洞上空的浓云中钻出3架敌机,刺耳的怪叫声伴随着炸弹爆炸声和机枪的扫射声,敌机穿梭般轮番向大榆洞俯冲、轰炸、扫射,志愿军司令部作战处在大洞外临时办公的一座房子爆炸起火。

正想着,彭德怀已经由毛岸英陪同到了门口,他兴奋地迎上前去:“贵客到了,开饭!”

董安澜老人曾任中国人民志愿军司令部警卫团五连文化教员。毛主席的儿子毛岸英当时是司令部参谋,所以董安澜和彭德怀司令员及毛岸英很熟。在朝鲜战场上,他亲眼目睹了毛岸英之死和警卫“枪击”彭德怀的惊险一幕。

就这样,毛岸英荣幸地成为赴朝参战的名副其实的第一个“志愿军”。

人人心急如焚,声嘶力竭地呼喊着,寻找着。该死的敌机,依然在头顶怪叫,依然在轮番轰炸。

毛泽东想,儿子毛岸英申请上朝鲜参战,是第一个志愿报名参加抗美援朝的名副其实的“志愿军”。既然孩子的积极性那么高,还是成全了他为好。

危急关头,张国祥突然一下子蹿到毛岸英身前,两手抓住棉袄前襟用力一扯,露出胸前一排苏制手雷。他一边回头喊道:“岸英、小李快跑!”一边冲到敌人面前拉响了手雷。随着一声巨响,4个敌人全部倒在了沟里,张国祥壮烈牺牲。

“这里还有一位!”又是一声呼喊。一位战友正在火堆中边拉边扒。我透过烟雾已经看清楚了,这位伤员被一根带火的房木死死地压在下面。他的身上已经烧焦了,脸烧煳了,完全看不清楚模样。但大伙儿终于还是把他拖了出来。郭班长立即背起带火的伤员,我和其他战士在一旁搀扶着冲出火海,向大洞口跑去。

在中共革命上,有很多这样的地下工作者,比如潘汉年,还有潜伏在胡宗南身边长达12年的熊向晖。今天要说的这位,身份最特殊,他是一位牧师,传教士。

当天晚上,彭德怀满怀痛悔和歉疚的心情,亲自拟稿向中央军委拍发了一封电报,报告了这个不幸的消息。毛泽东的秘书叶子龙不敢直接将这封电报呈送给毛泽东,他来到西花厅,颤抖着双手将这封电报交给周总理,并嗫嚅地说:“这是彭总发来的……岸英他……”

毛岸英之死101指示:“救人第一!”

1950年11月下旬,我在志愿军司令部警卫团五连担任文化教员。

郭班长听罢,当即把手中的一沓文件塞到我怀里,转身冲进火海。我抱着文件,把视线转向远处司令部的大洞口。彭司令员站在最前面,看上去他神情有些沉重而焦急,看来,情况一定很严重。

1950年11月25日上午,中国人民志愿军总部所在地大榆洞被美军炸成一片火海,毛泽东主席的长子毛岸英壮烈牺牲。然而,很少有人知道,这是美军精心策划的一场谋杀,在此之前,还发生了另一场短兵相接的战斗……

回到洞里,躺在地铺上,大家一个个都心事重重。我望着矿石灯幽蓝的亮光,久久沉思着。我正想问郭班长,郭班长却先开口了:“董教员,我有点想法……”郭班长凑到我耳边轻声问:“你说,牺牲的同志会是谁呢?”

犹豫了片刻,江青拿定主意说:“你们先别去见主席,过一会儿等李敏、李讷来了,咱们再找机会。”等了一会儿,李敏和李讷一同来到毛泽东的住处,同她们的爸爸说了一会儿话,逗得毛泽东很开心。江青叫来叶子龙和李银桥,大家一块儿吃了顿团圆饭。

彭司令员凝视着地上两位烈士的遗体,特别是他注视着那一位身体较长的烈士遗体显得神情异常严峻。

全国胜利以后,国家百事待兴;一出兵,美帝国主义和蒋介石军队一起可能在我沿海捣乱。派飞机轰炸东北和其它沿海城市,甚至可能投原子弹,这是不利的方面。可是我们若不出兵,朝鲜被敌人占领,革命阵营就减少了一分反帝力量。敌人逼近鸭绿江,就形成和我国直接对抗的局面;

毛主席很感慨地说,党内有两个怪人,一个是许世友,当过和尚,一个是董健吾,当过牧师,都邀请他们出山。身份得到确认后,董健吾被安排了工作。

毛泽东对彭德怀说:“我替岸英向你求个情,你就收下他吧,岸英会讲俄语、英语,你到朝鲜,免不了跟苏联人、美国人打交道,让他担任翻译工作。同时也让他作为第一批志愿军战士,到战争中去锻炼。”

1950年11月25日上午,中国人民志愿军总部所在地大榆洞被美军炸成一片火海,毛泽东主席的长子毛岸英壮烈牺牲。然而,很少有人知道,这是美军精心策划的一场谋杀,在此之前,还发生了另一场短兵相接的战斗……

就在毛泽东给彭德怀拍发电报的当天午饭后,麦克阿瑟毫不迟疑地吩咐部下给突击队的莱特森上尉发报,要他马上采取地面突击行动。同日傍晚,全副武装的毛岸英从志愿军总部作战室附近的宿舍走出来,由彭总的警卫小李陪同,迎着刺骨的寒风,到南山上的各个哨位巡查,最后来到警卫班班长张国祥的哨位。哨位设在一个靠近山沟的坑道,张国祥正警惕地在坑道放哨。

他叫董健吾,上海青浦人,是陈云的老乡。按理说,共产党员只能有一个信仰,那就是共产主义。董健吾的表面身份是牧师,信仰基督教的。更何况,董健吾还和蒋介石的大舅子宋子文是同学。

这天中午,中南海丰泽园,毛主席穿着驼色毛衣,脚穿布鞋,在庭院落散步。时而止步凝思,时而远眺。他想起毛岸英昨天夜间来请求参军上前线的事。可是岸英和思齐是去年结婚,还不到一年。

“抢救,设法抢救!”

本文由www.8029.com发布于军史,转载请注明出处:主席30年后才知真相,毛主席一生中曾为什么事找

关键词: www.8029.com 新葡萄京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