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www.8029.com > 军史 > 兼谈中国发展的开阔前景,假设到了难受时

兼谈中国发展的开阔前景,假设到了难受时

文章作者:军史 上传时间:2019-05-19

原标题:周小平 | 美苏冷战大棋局对中美贸易战的终极启示:若是到了伤心时,即便流泪也枉然。

进入专题: 历史观   中国发展  

平论 **|

吴立波  

百万国人订阅的深度解析号;全国时评原创前五。揭示真相,解读内幕,值得关注~

图片 1

今日平说 | 独家原创

  

版权合作:zg5201949@qq.com

  2011年,欧美日各国开始重续被人为拖后了两三年的2008年金融危机,并向社会和政治危机转化,第三世界越来越多地被卷入,人类进入一个新的历史时期。

导读:革命,岂容半途而废。

  要解释这个新的历史时期,还需追溯到35年前毛泽东逝世后的中国政治的转变、冷战时代秩序的崩溃。

美苏冷战是上个世纪一次恢弘庞大的东西方世纪对决,当时的苏联代表社会主义阵营,也就是全世界无产阶级联合起来的号召者和带头大哥。社会主义阵营要对抗的,实际上就是以欧美列强为首的全球腐朽资产霸权阶级。换句话说,这其实更像是一场全世界版的“起义革命”。

  

图片 2

  冷战秩序的瓦解

这场起义最终以苏联的惨败而告终,尽管它曾经一度无比接近取得最后的胜利。如今美国对华发动贸易战,分析人士认为这很像是一场“新冷战”,因此在这样的一个特殊时间段,我们很有必要再来重新梳理一下上个世纪的那场冷战大棋局,从中找到宝贵经验教训以及致胜的法宝。

  

一:冷战的由来

  20世纪60年代初中苏关系破裂首要的后果,就是中国在10多年后,在美苏两大体系之外,基本独立建成了完整的工业和国防工业体系,从而在70年代初使冷战格局从两大阵营演变为中美苏大三角之下的两强相争。

由于有了可以同归于尽的超级核武器库,所以美苏无法再爆发大规模正面战争,因此两者的冲突才从热战转为了冷战。即除了爆发正面大战同归于尽之外,其他任何领域所见之处均是斗争和阴谋。这是一场没有硝烟的决战,也是一场炮口冰冷的世界大战。随着杜鲁门主义的出台,冷战拉开序幕。

  中国之所以能在美苏两大霸主之间成为第三个力量的中心,原因是除了美苏之外,中国拥有世界上唯一独立的现代工业化体系和国防体系,并且完成了以基础教育普及和高校、科研院所研究为依托的现代科技研发体系,同时建成了覆盖城乡的现代医疗体系和工农业基础设施。

二:冷战中的意识形态输赢

  这些成就中的某些单项,美苏两国之外都有国家达到,但中国作为一个自成一体的独立的现代工业和文明体系,则除美苏两国之外无人可及。那些美苏的盟国,即便是日本和德国等所谓工业强国,也仅仅是美苏两大系统中的一个环节。

冷战时,苏联的旗号是民主,美国的旗号是自由。今天很多人谈及民主,言必称欧美,这其实是一种对历史的无知。当时的美联邦是邦联分封建制构成,而苏联是采用的加盟共和国形式组成,所以苏联比美国更民主。从学术界到舆论界都是这样认为的。美国也无法推翻这种共识,所以苏联高喊民主反对自由泛滥,美国只能高呼自由,反对民主加盟。

  简而言之,在这个阶段,已实现工业化、占世界人口1/5并成功将人口转化为人力资源的中国,不管倒向美苏任何一方,都会使美苏之间原本脆弱的平衡发生根本的逆转。

不过苏联解体后,美国觉得民主这词不错,可以反击那些制度更有利于政权稳定集中的国家,因此接过了民主这块牌子,从此高举民主 自由两杆大旗,全然忘记了当初自己是怎么反对苏联民主加盟模式的。

  此时,美苏两国对中国的态度却迥异。

除了民主之外,美国和苏联都碰到了意识形态问题。或许“别人家的老婆更漂亮”,似乎是一种常见的普遍心态。所以在苏联知识界出现对美国自由向往的同时,美国知识界也出现了对苏联民主的羡慕。就连当时的哈佛大学教授、知名学者也因公开发表羡慕苏联民主制度的言论而受到中情局的警告和问询。但是高压政策无法压制言论自由空间,越是压制,人们的反抗情绪就越激烈。

  在西欧、日本实现经济恢复和高速增长20年后,经历朝鲜、越南等多场战争的美国,不得不赖账埋葬布雷顿森林体系,其力量处于明显的下降通道中。而苏联则达到了辉煌的顶点——其产出达到美国的2/3左右,扩张日盛,不可一世。

图片 3

  忘乎所以的苏联主动把中国推向美国——中苏边境的军事对峙和冲突,完全是苏联在美苏对抗中认不清主要矛盾的不智之举,而这正中力量下降中的美国人的下怀。

从1947年冷战开始,美国就立刻采取高压手段逮捕和镇压意见人士,1953年4月,“忠诚小组”实际控制人、议员麦卡锡在两名年轻助手的协助下开始对美国设在海外的大使馆藏书目录进行清查。在这次清查中,美国民主党派领袖威廉·福斯特、左翼新锐思想家白劳德、史沫特莱等75位作家的书籍全被列为禁书,甚至连在当时享誉世界的历史学家小阿瑟· 史莱辛格和已故社会幽默作家马克·吐温的作品也被列入“极度危险书籍”之列,惨遭焚烧。根据目前少有的公开统计显示,在十年动荡期间被美国“忠诚小组”剔除的书籍总数最少达到了两百万册。由于恐怖气氛太过浓厚,美国当时的所有社会图书馆和学校都如惊弓之鸟一般也纷纷开始自我查禁和焚毁“任何有可能引发一丁点联想的书籍和杂志”。

  于是,随着毛泽东与尼克松缓和中美关系,新时代的大门打开了——1976年毛泽东逝世、结束“文革”,为中国新领导集团改革开放开启了新的历史道路。

不仅是学术机构、学校和社会企业,就连美“国务院”、国防部、重要的国防工厂、美国电台、美国政府印刷局等要害部门也都受到了“忠诚小组”的冲击,很多重要的国防工程、大型项目、保密工作以及文艺作品都未能逃脱麦卡锡忠诚小组调查委员会的清洗。同时,美国的新锐左翼力量和社会进步人士也受到了恐怖的打击。仅1953年一年,麦卡锡的委员会就举行了大小600多次大型“传唤、调查”活动,还举行了17次由电视实况转播的全国性“批斗大会”,引发美国社会批斗狂潮。

  这正是“冷战”秩序瓦解的序幕。

图片 4

  中国改革开放并与美国和解,对此后漫长的人类历史有两大影响:第一,中国不再在反体系运动中当头;第二,中国加入美国为首的全球资本主义分工体系,开始逐步冲击并最终全面改变和重组这个体系。

在这些五花八门的“忠诚小组”调查下,数以百万计的美国人被迫接受恐怖的“忠诚”调查,至少有9000多人遭到了秘密抓捕、暗杀、关押和永久性失踪。不仅是华人,其他人也遭到了同样的打击,爱因斯坦、奥本海默、卓别林 、马歇尔等等世界名人都受到不同程度的打击。 1953年6月19日,十分著名的科学家朱利叶斯与艾瑟尔·罗森堡夫妇被同事举报为“同情共产党和民主党派进步人士”,随后就被带走,遭受秘密关押严刑逼供,虽然最后两人打死都不承认自己同情共产主义者,但随后两人却还是被美国政府判处死刑,并送上电椅活活电死(后来查实,并没有明确证据证明他们有泄密或叛国行为)。

  而处于长期僵化国家资本主义体制中的苏联,面对美国自由主义意识形态的进攻,根本无还手之力。从赫鲁晓夫时代,尤其是勃列日涅夫时代之后,苏联统治集团内部越来越不相信自己的制度,也越来越无法按原有的方式继续统治。

当然,意识形态领域苏联也不轻松,大量由美国犹太传媒集团编造的段子开始流传,抹黑英雄,诋毁爱国者,编造丑化苏联领袖的段子,扭曲警察医生军人和教师形象等等……一个比较知名的段子是:“有个人落水了,正好两名苏联军人路过,这人高呼救命但是这俩军人不为所动,有说有笑地继续走路聊天,眼看就要淹死了,这人灵机一动,高呼一声:"打倒斯大林!,于是这俩军人立刻跳入水中将其捞起!”

  更不幸的是,此时苏联已高度僵化的体制只能选出戈尔巴乔夫这样政治上“无比天真”,同时又缺乏政治谋略和斗争经验的领导。于是,1991年苏联解体,为“冷战”秩序完全瓦解画上了句号。

图片 5

  

(西方至今仍在丑化斯大林)

  美国回光返照

这种类似的段子多如牛毛,无孔不入,尽管都是编造的,但是却极大地动摇了苏联的民心政心和军心。犹太资本集团,还真是传媒高手啊,深谙人心。可以说,在意识形态领域两者都不轻松,互有输赢。

  

三:冷战中的经济输赢

  之所以是“后冷战时代”而不是一个全新命名的时代,是因为1991年以来迄今的人类历史,并未产生类似英帝国霸权、冷战秩序这样的稳定秩序,而只是一个冷战格局崩溃而新的全球秩序尚未建立的过渡阶段。

在冷战期间,由于美苏拼命发展重工业和军工,所以苏联的经济受到了极大的冲击,但与此同时美国的经济也并不好过。苏联将大量国民生产计划投入到没有经济产出的军工领域,导致国内经济循环陷入衰竭。

  后冷战时代在20世纪90年代呈现的是美国“一霸独大”、因暂时饱餐冷战红利而回光返照的10年。

与此同时,美国也由于将大量资金引入没有产出的军工投入,所以同样引发了经济大萧条。在苏联人为买面包而发愁的时候,美国也面临一场又一场的失业大罢工。

  对美国来说,冷战胜利的红利直接来自两方面。

图片 6

  从军事遗产看,一方面,美国不必再消耗大量财富用于与苏联的军备竞赛,美国军费从80年代末期占GDP的近6%,直线下降到克林顿后期只占美国GDP的3%。另一方面,美国在冷战时期积累的用于军事目的的计算机和互联网等技术,又可以放心地被民用化。于是,美国出现了新的信息技术革命。而与此相配合的是,美国因冷战胜利积攒的全球信心,引导了世界资本源源不断地流向美国,从资金上配合了信息技术革命和美元霸权。

可以说,在经济领域两者的日子都不好过,两者互有输赢。真正较量出胜负的,在军事和路线领域。

  美国冷战红利的另一来源是发展中国家。全球盛行的新自由主义意识形态,越来越多地拆除了各国边界的藩篱,包括发达国家。发展中国家的开放,让发达世界的制造业资本找到了世界范围内实现最优配置的新组合,它们向美国出口大量廉价商品,增进了美国民众的福利,压低了美国CPI,进而是利率,让美国经济极大受益。

四:冷战中的军事输赢

  于是,这个阶段,美国经济出现了长期稳定的低通胀高增长,达到二战后可类比50、60年代黄金时期的最好水平——4%,且繁荣期超长。

在军事领域,苏联可以说是惨败,这种惨败不是表现在后来彻底退出阿富汗战场,而是体现在苏联对全球化新战争态势的误判。这是根本性、颠覆性、战略性的失误。也是苏联在冷战中,一系列失败的开端源头。

  但是,美国的回光返照和中国加入美国为首的全球分工体系也有巨大的副作用。

首先,美国在搞出足够摧毁全世界的核弹之后,就把研发力量投入到了“海上丝绸之路”的制霸武器:航母战斗群的建造之上。而苏联却抛弃了巨舰航母主义,走向了无限升级核弹和导弹轰炸机的所谓“新思路”。按照这个思路,苏联搞出了远超现在马斯克猎鹰火箭的超超超级捆绑式火箭,吨位大到吓人。而且还搞出了“大伊万”这种设计达一亿吨级的恐怖灭世核弹,(最后实际试爆为5000万吨级)。

  1992年后,当东亚、欧美资本蜂拥而入后,中国这个全球潜力最大的工业化国家所积攒的巨大工业制造和配套能力,轻而易举地打败了亚洲四小龙和东南亚国家,全球制造业向中国转移的态势不可遏抑。

图片 7

  于是,原本在美国主导的世界分工体系中可以过过小日子的东亚小国,很快丧失发达国家制造业外移的优势地位,经济开始泡沫化,逆差开始迅速扩大。在欧美剩余投机资本冲击下,东亚危机出现,这反而更进一步加强了世界制造业转移至中国的趋势。

苏联的逻辑是,传统的巨舰和航母战队过时了,只需要一枚核弹就能灭掉一个航母编队,所以航母就是移动棺材和活靶子。

  90年代的IT革命也进一步使美国迁出利润越来越低、竞争力越来越差的传统制造业。美国产业外移的地区从70、80年代的东部,蔓延到90年代的西部、南部,以致整个国家,作为工业时代经济基础的美国制造业日趋衰败。

然而现实是,美国可以开动航母四处游弋搞事情,你苏联难道拿着核弹到处去溜达吗?美国可以开着航母编队到全世界的地缘热点去干活,你苏联难道要因此就莫名其妙地朝人家丢一颗核弹过去?显然这说不通,也没可能。——所以看着美帝满世界溜达,苏联只能干瞪眼。一直到苏联最后垮台,瓦良格号航母都还没建完。

  另一方面,缺少社会主义的外部压力和榜样,资本的自由流动使美国底层力量受到削弱,社会运动沉寂,精英阶层的利益恶性膨胀,政治、经济、社会改革丧失动力,50—70年代贫富差距缩小的趋势被逆转,整个社会两极分化不断加剧。这种趋势也在全世界蔓延。

就这样,美国在全球地缘热点大棋局上一步步收拢,最后把苏联逼入了墙角。而苏联是能大声干嚎:“你要是敢侵略我,我就用核弹炸死你!” 可是美国的套路是:我就是不对你苏联开战,只要我不对你开战,你就没有理由也没有可能对我使用核弹。此时,一切不能使用的武器,就是废铁!

  此时,中国产业出现了两种态势:一方面,由于出口加工业的兴起,东南沿海一片繁荣;另一方面,由于缺少大的外部军事压力,中国长期军备废弛,军工订单稀少并被推向市场,趋于破产;大多是国企的装备制造业等重化工业,因国企弊端和发达国家长驱直入进入中国市场,陷入严重的整体破败中。

图片 8

  在政府财政上,原本依靠国企征税的中国财政,逐渐降到只占GDP 1/10的绝境:一方面,中央财政因为10多年财政包干制基础上的财权分权,入不敷出,甚至要向地方政府借钱;另一方面,因国企普遍破产和经济破败,地方政府同样入不敷出,乡镇不得不自寻财路,向贫苦农民大量征收税费。而随着几千万国企职工下岗以及三农问题的日益突出,底层被甩出,社会矛盾异常严峻,群体性事件达到高潮,中国进入改革开放后社会矛盾最尖锐、社会最不稳定的时期。

周小平认为这就是美国的战略厉害之处了,他们深知美苏冷战的真正较量不在于双方可能交战,甚至主战场也不在美苏双方境内,而是在全球所有的地缘热点、交通要塞以及资源分布集中地区。疯狂发展航母舰队十分有利于美国的全球化军事布局,但是死抱核弹的苏联则完全没办法去和美国进行全球化的军事布局竞争。这方面,苏联惨败!

  中国社会的这种奇怪景象与高度的权力、利益分化,让不同意识形态和利益立场的知识分子日益分裂,社会各阶级、阶层的政治态度也完全分裂。于是,中国人对中国到底是在崩溃之中还是在发展之中展开了激烈争论,谁都能找到有利于自己的部分论据。

本文由www.8029.com发布于军史,转载请注明出处:兼谈中国发展的开阔前景,假设到了难受时

关键词: www.8029.com 新葡萄京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