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www.8029.com > 军史 > 1949年全军统一整编时各首长军衔,解放海南的部

1949年全军统一整编时各首长军衔,解放海南的部

文章作者:军史 上传时间:2019-06-21

原标题:解放海南的部队

解放战争进入第三年后,战争规模不断扩大,为了适应大兵团作战的需要,1948年11月1日,中央军委作出《关于统一全军组织及部队番号的规定》。规定指出:野战部队的序列,军以上设野战

中国人民解放军第43军是解放战争中第四野战军赫赫有名的主力部队。虽然1985年大裁军43军的番号没有了。但43军的两个主力师,127师和128师,至今仍然是捍卫华夏长城的坚强武装力量。因此,在中国人民解放军建军89年的历史中,43军的历史仍然是令军史界刮目的历史。43军的历史有几个突出的方面:

解放战争进入第三年后,战争规模不断扩大,为了适应大兵团作战的需要,1948年11月1日,中央军委作出《关于统一全军组织及部队番号的规定》。规定指出:野战部队的序列,军以上设野战军和兵团两级。兵团统一以番号排列,共定20个兵团的番号。各兵团的正式名称为中国人民解放军第某某兵团。中央军委的指示下达后,至1949年6月全军共组建了16个兵团。通过这次整编,解放军在正规化建设道路上迈进了一大步。此后,随着战争的胜利发展和国民党军大批起义设诚,遵照中央军委命令,又将起义部队先后整编为3个兵团。1950年4月,由于解放战争胜利结束,各野战军和兵团番号先后奉命撤销。 19个兵团,应编38名正职,因有5名兼职,所以实有33人任职。1955年授衔时,首任兵团正职领导中,有1人授予元帅,4人授予大将,19人授予上将,3人授予中将,6人未授予军衔。具体名单如下:

第一、43军的历史(127师),比中国人民解放军的建军史还早1年多,可以追溯到1925年11月组建的“叶挺独立团”,这是中国人民解放军的鼻祖。

第1兵团下辖第1、第2、第7军,司令员兼政治委员王震。

第二、43军的历史(127师),可以追溯到1927年的八一南昌起义,是解放军诞生的正宗血脉。

第2兵团下辖第3、第4、第6军,司令员许光达。

第三、43军的历史(127师),可以追溯整个红军时期,井冈山斗争、万里长征都是劲旅和先锋。

第3兵团下辖第10、第11、第12军,司令员陈锡联。

第四、43军的历史(127、128、129师),可以追溯整个抗日战争时期,铸就了八路军和新四军的抗战功勋。

第4兵团下辖第13、第14、第15军,司令员兼政治委员陈赓。

第五、43军的历史,可以追溯整个东北的解放战争,写就了从东北打到海南岛的开国战绩。

第5兵团下辖第16、第17、第18军,司令员杨勇。

在43军25年浴血奋战的彪炳史册中,有两个亮点是史界著述比较多的,一个是“叶挺独立团”,另一个就是解放海南岛“木船打兵舰”。“叶挺独立团”是我国史界约定俗成的专有名词。作为一个团级的战术单位,在浩瀚的军史中享有专有名词,是绝无仅有的。解放海南岛“木船打兵舰”的奇迹,至今仍是谜一般的天方夜谭,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令人称奇!

第7兵团下辖第21、第22、第23、第35军,司令员王建安。

而作为43军的二代来讲,在2016年“八一”建军节期间,大家以各种方式缅怀先烈的同时,我们利用重走烽火路的微信平台,大力宣传43军辉煌的战史,开展相关的研讨。“谁是43军第一任军长”?是重走烽火路的微信平台首先提出的问题。目的是抛砖引玉,提倡研究之风,使对我们父辈的光荣历史,不仅知其然,而且知其所以然。

第8兵团下辖第24、第25、第26、第34军,司令员陈士榘。

战争年代谁是43军第一任军长呢?很多人可能会脱口而出:“洪学智是43军第一任军长。”因为网上都是这么说。

第9兵团下辖第20、第27、第30、第33军,司令员宋时轮。

图片 1

第10兵团下辖第28、第29、第31军,司令员叶飞。

网上关于“洪学智是43军第一任军长”的说法,是把洪学智第二次回6纵任司令员的1948年12月的时间节点,作为东野第6纵队与四野第43军的一个分水岭。其实这样的划分,并不确切,反而是把标准搞混乱了。

第12兵团下辖第40、第45、第46军,司令员兼政治委员萧劲光。

我们首先看一看1998年出版的《中国人民解放军第四野战军战史》的记载。在《四野战史》大事记中,关于第6纵队的组建,有如下记载:

第13兵团下辖第38、第47、第49军,司令员程子华。

1946年10月

第14兵团下辖第39、第41、第42军,司令员刘亚楼。

本月,第7师和新四军第3师第7旅合编组成第6纵,辖第16、第17、第18师。【见734页】

第15兵团下辖第43、第44、第48军,司令员邓华。

在《四野战史》大事记中,关于中央军委统一番号实施过程的记载如下:

第18兵团下辖第60、第61、第62军,司令员兼政治委员徐向前。

1948年11月1日中共中央军委发出关于全军组织及部队番号的规定,野战军所辖之纵队改称军、师、旅一律改称师;军师编制一般采用三三制。【见754页】

第19兵团下辖第63、第64、第65军,司令员杨得志。

1948年11月13日林彪、罗荣桓、刘亚楼报告中共中央军委,拟将第1至第12纵队,依次改称为第38至第49军,每军辖4个师。另将长春起义之国民党军第60军编为中国人民解放军第50军。【见755页】

第20兵团下辖第66、第67、第68军,司令员杨成武。

图片 2

第21兵团下辖第52、第53军,司令员陈明仁。

1948年12月12日东北野战军第1、第2兵团部正式改称中国人民解放军第12、第13兵团部。【见756页】

第22兵团下辖第9军和骑兵第7、第8师,司令员陶峙岳。

图片 3

第23兵团下辖第36、第37军和骑兵第4师,司令员董其武。

1949年1月2日中共中央军委命令:授予长春起义的原国民党军第60军以中国人民解放军第50军。【见758页】【按:值得注意的是,这个时候除50军以外,其他部队仍称第1至第12纵队】

1949年至1952年,中国人民解放军先后使用了从第1军到第70军的番号,中间缺第56、57、59军没有编配,所以,实有67个军。其中3个军的军长政委为兼任,1个军的军长、政委均缺,1个军的军长空缺,1个军的政委空缺,另外1个人先后任两个军的政委,这样,实际任职人数为126人。到1955年授衔前夕,又有24名军长或政委转业到地方担任领导职务或因病逝世,最终,实际授予军衔是102人。下面列出各军的首任军长、政委在1955年授军衔时的名单:

图片 4

大将1人:第3军军长许光达。

刘亚楼949年2月24日南下工作团成立。谭政、陶铸分任正副总团长。

上将12人:第1军军长贺炳炎,第2军军长兼政委王震,第7军军长彭绍辉,第38军军长李天佑,第39军军长刘震,第40军军长韩先楚,第43军军长洪学智,第43军政委赖传珠,第44军军长邓华,第45军军长黄永胜,第55军军长陈明仁,第60军军长兼政委王新亭。

图片 5

中将67人:第1军政委廖汉生,第3军政委朱明,第5军政委顿星云,第6军军长罗元发、政委徐立清,第8军军长姚喆,第10军军长杜义德,第11军军长曾绍山、政委鲍先志,第12军军长兼政委王近山,第13军军长周希汉,第14军军长李成芳,第15军军长秦基伟,第16军政委王辉球,第17军军长王秉璋,第18军军长张国华,政委谭冠三,第19军军长刘金轩,第20军军长刘飞,第21军军长滕海清、政委康志强,第22军军长孙继先、政委丁秋生,第23军军长陶勇、政委卢胜,第24军军长王必成,第25军军长成钧、政委黄火星,第26军军长张仁初,第27军军长聂凤智、政委刘浩天,第29军政委张藩,第31军军长周志坚,第32军军长谭希林,政委彭林,第34军政委赵启民,第38军政委梁必业,第39军政委吴法宪,第40军政委罗舜初,第41军军长吴克华、政委莫文骅,第42军军长万毅、政委刘兴元,第44军政委吴富善,第45军政委邱会作,第46军军长詹才芳,第47军军长梁兴初、政委周赤萍,第48军政委陈仁麒,第49军政委袁升平,第50军军长曾泽生,第58军军长孔庆德、政委方正平,第61军军长韦杰,第62军军长刘忠、政委袁子钦,第63军军长郑维山、政委王宗槐,第64军军长曾思玉,第65军政委王道邦,第66军军长萧新槐,政委王紫峰,第67军军长韩伟、政委旷伏兆,第68军军长文年生、政委向仲华,第70军政委甘渭汉。

1949年2月25日先遣兵团之第40军、第43军分别由马驹桥、马头镇沿平汉铁路、平大公路南下。【见761页】【按:值得注意的是,《四野战史》的写作人员,2月25日已经把3纵、6纵的称谓改为40军、43军,这等于是把还没有公布的番号提前使用了】

少将21人:第13军政委刘有光,第15军政委谷景生,第24军政委廖海光,第28军军长朱绍清、政委陈美藻,第29军军长胡炳云、第30军军长谢振华,第31军政委陈华堂,第35军政委何克希,第36军政委康健民,第37军军长张世珍、政委帅荣,第46军政委李中权,第48军军长贺晋年,第49军军长钟伟,第50军政委徐文烈,第52军政委杨树根,第53军和第55军政委王振乾,第54军军长丁盛、政委谢明,第65军军长邱蔚。

1949年3月7日东北野战军发出《通报》:从3月11日起,东北野战军改称第四野战军。【见761页】

大校1人:第16军军长尹先炳。

1949年4月28日第四野战军根据中共中央军委命令,在原有第12、第13两个兵团部的基础上,新组建第14、第15兵团部。至此,第四野战军辖4个兵团。第12兵团由肖劲光任司令员兼政治委员,辖第40军、第45军、第46军;第13兵团由程子华任司令员,肖华任政治委员,辖第38军、第47军、第49军;第14兵团由刘亚楼任司令员,莫文骅任政治委员,辖第39军、第41军、第42军;第15兵团由邓华任司令员,赖传珠任政治委员,辖第43军、第44军、第48军。【见763页】

另外,未授军衔的24人名单如下:第4军军长王世泰、政委张仲良,第5军军长列斯肯,第7军政委孙志远,第9军军长赵锡光、政委张仲翰,第10军政委王维纲,第14军政委雷荣天,第17军政委赵健民,第19军政委张邦英,第20军政委陈时夫,第26军政委王一平,第30军政委李干辉,第33军军长张克侠、政委韩念龙,第34军军长何基沣,第35军军长吴化文,第36军军长刘万春,第51军军长张轸、政委杨春圃,第52军军长王劲修,第53军军长彭杰如,第61军政委徐子荣,第64军政委王昭。

通过《四野战史》可以看到,东野是1948年11月1日接到军委关于全军组织及部队番号整编规定的,之后11月13日上报了东野的整编方案。1949年3月11日(即4个月后),东北野战军正式改称第四野战军。而各军及兵团的称谓,则迟至4月28日才得到命令。也就是说经过半年的时间,四野才完成整编任务,并正式对外公布新的称谓。

从上述名单中看出,授予中将军衔的有67人,占大部分,是主流。此时,1949年如果授衔,编军衔与实际军衔基本相符。但6年后真正实行军衔制时,这些军长、政委早已晋升到更高的岗位上了,而他们的军衔仍然是中将,所以,实际军衔与编制军衔就脱节了。

关于这段历史,43军相关的当事人也有日记和回忆录:

下列名单是1949年全军统一整编时,各野战军所辖的首任师长和师政委名单。每位师长或师政委名单后面的括号标注的内容,就是1955年至1965年全军授衔时,他们获得的军衔或未获得军衔的情况。

《洪学智回忆录》(2002年版)有如下叙述:

第1军第1师师长黄新廷,第2师师长王尚荣,第3师师长傅传作。

遵照中共中央军委1948年11月1日颁发的关于统一全军编制及部队番号的规定,各野战军所辖各纵队改称军,6纵改称43军。因当时四野部队正在打仗,没有公布命令,仍执行原来番号待我们过了长江后才公布。这时我已被任命为15兵团第一副司令员兼参谋长了。【见321页】

第2军第4师师长兼政委杨秀山、政委李铨、政委曾涤。

……

第3军第7师师长唐金龙,第8师师长杨嘉瑞,第9师师长朱声达。

开始,我是与四野总部一起走的。行军路上,罗荣桓政委找我谈:“6纵是东野的主力,你熟悉情况,东总考虑你回6纵。”

第4军第10师师长高锦纯,第11师师长郭炳坤,第12师师长郭宝珊。

罗政委继续说:“组织上已经决定了,你回到6纵要抓好攻城训练,下一步打天津,6纵要担任重要任务。”

第6军第16师师长吴宗先,第17师师长程悦长,第18师师长张树芝。

12月12日我到达6纵。【见325页】

第7军第19师师长何辉燕,第20师师长张新华,第21师师长范忠祥。

……

第8军第22师师长樊哲祥,第23师师长罗斌。

通过洪学智的回忆,可以清楚的看到,洪学智回6纵的时候,整编的命令还没有公布, 6纵还叫6纵,还没有叫43军,部队称谓还没有改变。网络上的说法,显然是把称谓的时间提前了的。

骑兵第一师师长康健民,骑兵第二师师长王智。

另根据6纵政委《赖传珠日记》(2000年版),1948年12月有如下纪要:

第10军第28师师长陈中民,第29师师长周发田,第30师师长马忠全。

12月11日上午赶到蓟县。经遵化东关时遇敌机扫射。当晚到达蓟县西关之公乐亭。接电黄【永胜】调【任】8纵【司令员】。洪【学智】回6纵工作【任司令员】。

第11军第31师师长赵兰田,第32师师长何正文,第33师师长童国贵。

12月12日洪【学智】已到达。奉命向香河前进,部署一切。

第12军第34师师长尤太忠,第35师师长李德生,第36师师长邢荣杰。

12月13日召开纵队党委常委会,讨论工作。当夜召集各师政委来开会,传达任务,布置政治动员及各种工作问题。请黄【永胜】提出对工作的意见。

第13军第37师师长周学义,第38师师长徐其孝,第39师师长黎锡福。

12月14日黄【永胜】已去东总。我与钟人仿【156师政委】及袁克服谈工作。下午出发,到香河城东之田甲庄宿营,已夜间11时。

第14军第40师师长刘丰,第41师师长查玉升,第42师师长廖运周。

图片 6

第15军第43师师长张显扬,第44师师长兼政委向守志,政委。

赖传珠通过《赖传珠日记》,可以清楚的看到洪学智和黄永胜两人去留和交接的时间,与《洪学智回忆录》是一致的。6纵政委赖传珠是12月11日接到电令的。洪学智12日回到6纵。13日6纵召开常委会,黄永胜与洪学智交接工作。14日黄永胜离开6纵(先到东总,而不是先到8纵,显然是林彪找黄谈话)。

第16军第46师师长齐钉根,第47师师长李觉,第48师师长郑统一。

图片 7

第17军第49师师长汪家道,第50师师长胡华居,第51师师长闵学胜。

我们再看《洪学智回忆录》的另一段:

第18军第52师师长吴忠,第53师师长金绍山,第54师师长魏洪亮。

(1949年4月)30日,接到中央军委命令,四野成立4个兵团,即第12、13、14、15兵团。每个兵团辖3个军,每个军辖4个师,各军干部也做了些调整。邓华为15兵团司令员,赖传珠任政委,我为第一副司令员兼参谋长,杨国夫为江西省军区副司令员,徐斌洲任49军政委,贺晋年任第二副司令员兼48军军长,肖向荣为政治部主任。后以热河部队一个团编组15兵团机关。因部队处在作战中,这个命令四野没公布,直到我们打到九江后,四野才和先前的番号调整一起公布。【见347页】

第19军第55师师长符先辉,第57师师长张复振。

图片 8

第58军第172师师长杨树根,第173师师长李定灼,第174师师长何济林。

杨国夫……

第20军第58师师长兼政委曾如清、政委张文碧、政委邱相田。

5月23日,我们到达九江。这天,我和赖传珠向李作鹏、张池明、龙书金、袁克服等人进行了工作交接,43军的新任领导到职视事。经请示林彪、肖克、谭政后,向部队正式公布了统一整编的番号,并组建了兵团部。【见357页】

第21军第61师师长胡炜,第62师师长周纯麟,第63师师长吴华夺。

图片 9

第22军第64师师长马冠三,第65师师长陈士法,第66师师长谢斌。

徐斌洲通过洪学智的回忆录,可以了解到他的回忆与《四野战史》的记载也是一致的,即1949年4月30日,四野总部才向所属部队发布中央军委的整编命令,四野所属兵团和各军的番号才正式使用。但他多了两个细节,就是5月23日到达九江后,43军的新班子才开始视事。15兵团经请示林彪、肖克、谭政后,才向所辖军各部队正式公布统一整编番号。这个时候才正式对外称43军。因此说《四野战史》的写作人员,把1949年2月25日南下先遣兵团3纵和6纵写成40军和43军的番号,显然是把后面的历史称谓提前使用了,这是不符合史实的。

第23军第67师师长杜屏,第68师师长张云龙,第69师师长谭知耕。

赖传珠政委1949年的日记也证明了这一点:

第24军第70师师长陈仁洪,第71师师长梁金华,第72师师长康林。

4月30日讨论干部配备。接中央军委公布成立4个兵团及军级以上干部配备命令。修改156师决议并发出。【见808页】

第25军第73师师长王培臣,第74师师长张怀忠,第75师师长谢锐。

5月18日昨日4兵团已占九江,部队正向南昌、九江进击中。李【作鹏】、张【池明】公布就任。龙【书金】、徐【斌洲】来开会谈工作,对17师干部需再考虑提出意见。【见809页】

第26军第76师师长高文然,第77师师长王建青,第78师师长陈忠梅。

【编者注:龙书金、徐斌洲原为17师师长和政委,4月30日,改为128师师长和政委。5月18日,龙书金拟调43军副军长,徐斌洲拟调49军副政委。之后黄荣海和宋维栻分别接任128师师长和政委。】

第27军第79师师长肖镜海,第80师师长张铚秀,第81师师长孙端夫。

通过赖传珠的日记,可以看到李作鹏和张池明就任43军军长和政委的任命是5月18日公布的。与洪学智回忆录的5月23日洪学智与李作鹏交接工作,相隔5天。

第28军第82师师长钟贤文,第83师师长朱耀华,第84师师长冯鼎三。

图片 10

第29军第85师师长、政委朱云谦、政委刘毓标、政委许家屯。

《李作鹏回忆录》(2011年版)也如是说:

第30军第88师师长吴大林,第89师师长余光茂,第90师师长朱国华。

4月底,赖传珠政委在宋埠镇,向团以上干部传达了七届二中全会精神,并宣布四野第15兵团成立,邓华任兵团司令员,赖传珠任政治委员,洪学智任第一副司令员兼参谋长,贺晋年任第二副司令员兼48军军长,肖向荣任政治部主任。15兵团下辖第43军、第44军和第48军。

第31军第91师师长高锐,第92师师长徐体山,第93师师长傅绍甫。

同时第43军领导干部也作了调整,任命我为军长,张池明任政治委员,龙书金任副军长,袁克服任副政治委员兼政治部主任,黄一平任参谋长,谢扶民任政治部副主任。第127师王东保任师长,刘锦平任政治委员;第128师黄荣海任师长,宋维栻任政治委员;第129师闫捷三任师长,孙正任政治委员。156师仍归我军指挥。

第32军第94师师长,第95师师长陈奇,第96师师长刘琳。

本文由www.8029.com发布于军史,转载请注明出处:1949年全军统一整编时各首长军衔,解放海南的部

关键词: www.8029.com 新葡萄京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