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www.8029.com > 军史 > 从习马会两位,从文风上

从习马会两位,从文风上

文章作者:军史 上传时间:2019-06-21

原标题:从文风上,看出共产党与国民党的区别,分出毛泽东与蒋介石的高下!

摘要: 11月7日在新加坡举行的习马会上,大陆一哥习近平和台湾一哥马英九分别致辞。习在致辞中用了中国一句民间俗语“打断骨头连着筋”,形容国、共两个有着八十多年恩怨情仇的兄弟党的关系,甚是贴切;马英九则引用了习的陕西乡贤张载的《横渠四句》:“为天地立心, ...11月7日在新加坡举行“习马会”11月7日在新加坡举行的习马会上,大陆一哥习近平和台湾一哥马英九分别致辞。习在致辞中用了中国一句民间俗语“打断骨头连着筋”,形容国、共两个有着八十多年恩怨情仇的兄弟党的关系,甚是贴切;马英九则引用了习的陕西乡贤张载的《横渠四句》:“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来展望两岸中华同胞永远和平富足的愿景,亦很适当。两位一哥的致辞,分别体现了两人的个人风格,也可以说。习的大白话是中共八十多年文风的延续;马英九则承继了国民党半文半白的文风。相比中共文风的大白话,国民党的告示、领导人讲话等宣传话语,相对文雅些。那么是不是一定文胜于白?也未必。八一八两党的交往历史,中共的通俗白话之威力,远胜国民党的半文半白。今天一讲到白话运动,官方文学史必推崇两人:中共共产党的陈独秀和国民党阵营公认的“士林领袖”胡适。但是,我以为,近世以来,第一次把白话文的宣传、动员效能用得淋漓尽致的倒是早期同盟会的几位骨干人物。比如我的同乡先贤陈天华先生1903年所写的《警世钟》和《猛回头》。请看《警世钟》所言:来了!来了!甚么来了!洋人来了!不好了!不好了!大家都不好了!……从今以后,都是那洋人畜圈里的牛羊,锅子里的鱼肉,由他要杀就杀,要煮就煮,不能走动半分。再看《猛回头》所言:到了今年,俄国就要把东三省实归他有了,法国也要这广西省,中国若准了他两国,这英国少不得就要长江七省,德国少不得就要山东、河南,日本少不得就要福建、浙江,还有那一块是我们的?我想这政府是送土地送熟了的,不久就是拱手奉纳。拿鼓板,坐长街,高声大唱;尊一声,众同胞,细听端详:我中华,原是个,有名大国;不比那,弹丸地,僻处偏方。论方里,四千万,五洲无比;论人口,四万万,世界谁当?论物产,本是个,取之不尽;论才智,也不让,东西两洋。这是我老家湘中一带的叫花子出去乞讨时在主人家门口所唱的莲花落形式。——而今北京地铁也有此类乞丐,不过是携带小音箱伴奏,唱《好人一生平安》之类的流行歌。但是,辛亥革命以后,特别是国民党北伐成功、迁都南京,国民党越来越成为一个“精英党”“士大夫党”,极力要洗刷早年同盟会时期的“帮会党”痕迹,其文风有意识地变得雅驯起来,以显示“有文化”。他们丢掉了陈天华、邹容等先辈开创的传统。这一传统倒是被共产党很好地继承并光大。1936年毛泽东在接受斯诺采访时,还谈到《警世钟》对少年时期的他巨大影响:“这本书谈到了日本占领朝鲜、台湾的经过,我读了以后,对国家的前途感到沮丧,开始意识到,国家兴亡,匹夫有责。”共产党从成立开始,文宣的对象就重点在工农大众,讲究通俗易懂,直达人心。而国民党的文宣越来越文绉绉,似乎刻意不让工农大众听明白。当共产党在土地革命、抗日战争、解放等不同时期喊出口号:“打土豪,分田地”,“到敌人后方去,把鬼子消灭尽”,“打倒蒋介石,解放全中国”。而国民党的宣传似乎只停留在各大报刊上,供具有怀疑精神的知识分子接受。两相对比,效果可想而知。如果论个人的古典文学修养,共产党早期的领导人陈独秀、毛泽东、张国焘并不亚于国民党的领导人。至少在我看来,单就对骈文古文、诗词曲赋的熟悉程度和运用水平,毛泽东比蒋介石和孙中山都强。可是,我们看看:孙中山遗言:“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蒋介石遗嘱:“惟愿愈益坚此百忍,奋励自强,非达成国民革命之责任,绝不中止!矢勤矢勇,毋怠毋忽。”两人所言,都是些半文半白的话语。而毛泽东只用一句大白话就可以概括上面两人所说的内容:“将革命进行到底!”可见,文宣的内容和形式主要不在于表述者本人的文化水平和审美情趣,而在于宣传对象是哪些人。国民党半文半白的文风,很能直观地说明他们一百多年的政治活动史。他们对满清而言,是革命的,激进的;对共产党而言,又是保守的、温和的。而他们的文风,既不会像满清朝廷的文告那样典雅古奥,又不如共产党文风的通俗易懂。如果说,满清文风是汉族大户人家的裹脚小姐,共产党文风是劳动妇女一双大脚,国民党的文风,则是清朝灭亡后一些裹了数年又放开的女人的“解放脚”。可以说文风最终决定了格局和胜负。国民党唱:“三民主义,吾党所宗,以建民国,以进大同。”共产党唱:“起来,不愿做奴隶的人民。”国民党的军队唱:“风云起,山河动,黄埔建军声势雄,革命壮士矢精忠。金戈铁马,百战沙场,安内攘外作先锋。”共产党的军队唱:“向前,向前,向前,我们的队伍向太阳。”蒋介石告诫军民“庄敬自强”。毛泽东则说“自力更生”。国民党文宣中特别喜欢用典,这是中国古代策论和诗赋的传统,讲究典籍中的来历,如马英九在此番致辞中用《尚书》中一句:“非知之艰,行之惟艰”。而共产党文宣喜欢用民间俗语,用浅显易懂的比拟。如果说国民党文风近乎《诗经》中的“雅、颂”,则共产党文风近乎《诗经》中的“国风”,多“比、兴”。如“大海航行靠舵手,万物生长靠太阳”,“东方红,太阳升。中国出了个毛泽东”。现定居美国的文坛老人王鼎钧先生,原在国民军中当过宪兵,后随国民党败退到台湾。他在其回忆录四部曲之三《关山夺路》中谈到国民党文宣之僵化死板。说新入伍的宪兵,“每天晚点名的时候,照例要唱宪兵学校校歌”,这宪兵学校校歌的歌词是怎样的呢?整军饬纪,宪兵所司,民众之保,军伍之师。以匡以导,必身先之,修己以教,教不虚施。王鼎钧评价国民党这类歌曲的词:“你得读过许多文言文,才看得懂,即使读过许多文言文,也听不懂。”而那时国民军军队里的战士,八成以上是文盲!王鼎钧还写道:“就在我们嗡嗡做声、不知所云的时候,黄河北岸中共士兵朗朗上口的是:人民的军队爱人民!”所以说,单纯比较文本的文雅与白话,无法定优劣。关键在于是否活泼,传播效果如何,用现在流行的文宣语言来说,就是“入脑,入心”。无论文、白,一旦僵化,没有生气,也就没有了生命力。12 / 2 页下一页

作者:书剑飘香

图片 1

不杀降,不杀俘,除了罪行累累的恶霸,共产党都是宽大为怀,攻心、收心为上!

这是毛泽东主席所制定了一系列对敌斗争的有效政策。

蒋介石则不然,小肚鸡肠,心胸狭窄,不仅容不下抓获的共产党人,连共产党的叛徒张国焘也赶走了,即使是同一战壕的高级将领、一级上将白崇禧,因历史上桂系反对过他,所以,也死得蹊跷。

好在人家白崇禧有个好儿子、著名作家白先勇,给老白家争光,白老将军可九泉之下常笑了!

毛泽东领导的共产党人为什么能够取得政权?

图片 2

看一看,两党在争夺执政地位、决定中华民族命运和走向大决战时的宣传政策、宣传风格、宣传效果吧?

共产党从成立开始,就明确宣传对象:工农大众,讲究通俗易懂,直达人心;而国民党的文宣越来越“八股”,似乎刻意不让工农大众听明白。

共产党和他的革命军队,在土地革命、抗日战争、解放战争等不同时期喊出口号:“打土豪,分田地”,“到敌人后方去,把鬼子消灭尽”,“打倒蒋介石,解放全中国”。

可是,这国民党的宣传似乎只停留在各大报刊上,供具有怀疑精神的知识分子接受。两相对比。

有人评论,如果论个人的古典文学修养,共产党早期的领导人陈独秀、毛泽东、张国焘并不亚于国民党的领导人。单就对骈文古文、诗词曲赋的熟悉程度和运用水平,毛泽东比蒋介石和孙中山都强。

请看:孙中山遗言:“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蒋介石遗嘱:“惟愿愈益坚此百忍,奋励自强,非达成国民革命之责任,绝不中止!矢勤矢勇,毋怠毋忽。”

这师徒俩,都是些半文半白的话语。

而我们的领袖毛泽东,最接地气:只用一句大白话就可以概括上面两人所说的内容:“将革命进行到底!”

这里面,有不熟悉民情的缘故。国民党半文半白的文风,很能直观地说明他们一百多年的政治活动史。他们对满清而言,是革命的,激进的;对共产党而言,又是保守的、温和的。而他们的文风,既不会像满清朝廷的文告那样典雅古奥,又不如共产党文风的通俗易懂。

图片 3

可以形象的比喻:满清文风是汉族大户人家的裹脚小姐,共产党文风是劳动妇女一双大脚,国民党的文风,则是清朝灭亡后一些裹了数年又放开的女人的“解放脚”。

争取工农大众的理解、认可和参与,是赢得民心的根本。文风最终决定了格局和胜负。

国民党唱:“三民主义,吾党所宗,以建民国,以进大同。”

共产党唱:“起来,不愿做奴隶的人民。”

本文由www.8029.com发布于军史,转载请注明出处:从习马会两位,从文风上

关键词: www.8029.com 新葡萄京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