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www.8029.com > 军史 > 高桥主计兵曹生平大公开,海军炊事兵总决算

高桥主计兵曹生平大公开,海军炊事兵总决算

文章作者:军史 上传时间:2019-06-28

原标题:海军炊事兵总决算:讨饭的手

图片 1

图片 2

编者按:从2018年1月15日到2019年3月6日,历时一年有余,本公号将前日本海军主计兵高桥孟的回忆录《海军炊事兵物语》及其续篇《海军炊事兵总决算》分63回连载完毕。高桥在从军期间始终从事后勤工作,虽然没有直接参与作战,但是也与死亡擦肩而过,他的战时经历颇为幸运,转职、晋升、娶妻、生子,一样不落,他的运气之好以至于被各位切粉们冠以“人形雪风”之雅号。尽管高桥笔下总把自己描绘成谨小慎微、不通世故的模样,但在字里行间仍然可以感受到他粗中有细、情商暗藏的睿智,更可贵的是他自始至终都保持着质朴的本质,并通过朴素细腻、诙谐幽默的笔调描述了日本海军普通一兵在战争大潮中的感受和心境。自从连载以来,很多切粉都对高桥兵曹的生平颇为好奇,尤其想知道他在战后的经历,因此编者收集资料,整理出高桥孟的生平小传,以飨读者。

前情提要:海军中等级观念森严,哪怕只是早入伍半年的旧三也是新兵的上级,可以呵斥、体罚新兵,因此在下级兵眼中,老兵们的脸不论凶神恶煞,还是和颜悦色,都是令人生畏的。虽然征兵海报上的水兵形象体魄健壮,朝气昂扬,但入伍后才明白,那都是骗人的。

图片 3 展开剩余87%

海军谚语

■ 这是编者目前唯一找到的高桥孟个人照片,与他的自画像相比还是很神似的。

据说,在战前的年代,日本流传过这样一句谚语:“军官做买卖,下士官吃喝嫖赌,士兵讨饭乞食”。恕我孤陋寡闻,我那时并没有听说过这样的谚语,无论是海兵团的新兵教育,还是经理学校的课程教材,都没有教过我这句谚语——当然,这纯属废话,海军怎么可能把这种东西告诉新兵呢?我也没有听哪个同年兵或老兵说过。我后来想,如果当时有哪个水兵知道这句谚语的意思,那他可是拥有一颗相当聪慧的大脑啊!

高桥孟原名高桥祀三,1920年3月出生于四国德岛县板野郡蓝住镇,父亲高桥三郎是一名记者。高桥孟在初中一年级辍学,先后进入发廊、印刷厂、广告公司做实习生,之后又到报社打杂,1939年离开家乡前往东京,成为三荣机械制作所的制图工,次年接受海军征兵检查,1941年1月应征加入海军,在佐世保海兵团接受新兵训练。

不过,若是哪个水兵在入伍前就知道这句谚语的话,我想他的军队生活一定会相当痛苦而不幸。试想一下,他如果用谚语中表述的意思去对照现实中遇到的每一个人,会是什么光景呢?他看到军官就会想“为什么‘商人’要拿枪呢?”,被下士官体罚又会想“为什么我要被这种整天吃喝嫖赌的人处罚呢?”等等,每日每夜都为这些矛盾的想法所困扰,搞到最后心情郁结,怕是连饭都吃不下,觉也睡不好,营养失调,体质下降,神经衰弱,最终难以继续在军队中生活下去。

图片 4

我不知道这句谚语是何时出现的,想必是战前和平时期为了调侃旧海军中官兵生活的差异而产生的幽默说法吧。作为昭和16年应征的新兵,我和我的同年兵们已经处在一场大战的边缘,我们就算知道这句谚语,也没有心思去体会其中的讽刺意味了,而且我们的前辈老兵们就算知道这种谚语也肯定难以说出口,那不等于告诉新兵们自己就是吃喝嫖赌之徒吗?我始终认为,在谚语这个问题上,我的孤陋寡闻并非坏事。

■ 高桥加入海军的原因是海军军服比较帅,能够吸引女孩子们的注意,结果误打误撞成了炊事兵。

图片 5

高桥孟此前在东京火车站偶然看到海军主计科士兵,被其身穿制服的飒爽英姿所吸引,加上对主计科的误解,因此在征兵志愿书中将主计科填入第二志愿,而第一志愿为机关科。在佐世保海兵团受训期间,高桥了解到主计科负责财务、被服、给养等后勤工作,而他又被分到军中地位低下的炊事部门,因此备受打击。在海兵团结训后,高桥被分配到“雾岛”号战列舰,而在当时的海军中大型战舰的军纪最为严苛,令高桥愈加失望,甚至发出“是死还是去‘雾岛’?去‘雾岛’还不如上吊”的调侃。

■ 日本海军舰内主计科办公室内景,主计科成员在此处理日常业务。

图片 6

战后,我终于从别处得知这句谚语后,曾细细品味了一番,我想这是对海军中军官、下士官和水兵收入待遇的一种生动描述,大概是讲军官的薪资比较高,就像生意人一样富足,下士官的收入也足以让他们在上岸时寻花问柳、肆意挥霍,至于水兵们就很穷困了,薪水微薄不说,甚至还吃不饱饭。

■ 高桥服役的第一艘军舰是“雾岛”号战列舰,以在日本海军中以军纪严苛著称。

在我的军人生涯中,我很少接触到军官,毕竟自己没有厨艺傍身,没有资格进入军官厨房做事,所以我不知道军官的生活是不是真的很富裕。不过,我从经理学校毕业后被分到经理科,发薪水也是经理的日常工作,所以我对军官的薪资还是知道的,如果按照那样的收入,的确能够过得很舒坦。至于下士官的收入也确实比水兵们高出不少,我记得新兵每月的薪俸只有6日元,而资深下士官可以拿到每月55日元!所以,老兵们上岸时花钱大手大脚也不奇怪,但如果结了婚,就会收敛很多,毕竟要养家啊。

高桥孟于1941年4月作为海军三等主计兵进入“雾岛”号战列舰的厨房工作,并在太平洋战争爆发后随舰在前线转战,先后经历了珍珠港奇袭作战、荷属东印度作战、印度洋作战和中途岛海战,但他多在舰体深处的厨房工作,几乎没有机会直接了解战况。在中途岛海战时,高桥因为去上甲板取食材,偶然目睹了日本航母中弹起火的惨状,深切感受到战争的恐怖。尽管日本海军高层试图掩盖中途岛败北的真相,但高桥和身边的战友并未接到要求保密的命令。

图片 7

图片 8

■ “雾岛”号战列舰厨房内景,这就是高桥度过新兵岁月的地方。

■ 在中途岛海战中,高桥前往上甲板取食材,意外地看到了中弹起火的日军航母。

虽然水兵薪资很低,但要说吃不饱还要讨饭,我就没有什么体会了。因为我加入的是主计科,而且又做过炊事兵,天天跟饭菜打交道,所以基本没有饿过肚子,像谚语中“士兵讨饭”那样的事,我也只有在海兵团时代才有过,那时训练紧张,体力精力消耗很大,每顿饭都感觉不够吃。可是,从分到“雾岛”号的水兵厨房后,就算再苦再累,吃饱是不成问题的,所以我认为谚语中“士兵讨饭”之说肯定是指炊事兵之外的水兵。

高桥孟并不甘心在厨房里度过战争,于是报名参加了海军经理学校的选拔考试,顺利通过,于1942年6月调离“雾岛”号,先前往佐世保海兵团待命,接着进入吴港的海军潜水学校做短期培训,于1942年10月作为经理术练习生进入位于东京的海军经理学校进修,1943年2月毕业后被调往菲律宾,担任“武昌丸”号炮舰的经理兵,随舰在菲律宾及印度支那海域执行巡逻和运输任务。1944年1月,“武昌丸”号在南中国海被美军潜艇击沉,高桥跳海逃生,在漂流中右腿被鲨鱼咬伤,最后幸运获救,送往越南西贡的海军医院治疗。

我自己是没有讨饭的体验,却有被讨饭的经历,在“雾岛”号当炊事兵时,常常被其他科的老兵明里暗里地敲诈勒索食物,像酱油、白糖之类的,还为对付无处不在的“银蝇”(偷窃食物的水兵)而苦恼。我虽然不想得罪其他科的老兵,但一想到本科老兵的拳头,还是硬着头皮拒绝他们的索求,往往会受到对方恶狠狠地威胁:“不过一个新兵蛋子,得意个什么劲?!”为此还差点挨耳光。

图片 9

配餐逸闻

■ 1944年1月,高桥所在的“武昌丸”号炮舰在南中国海被美军击沉,他跳海逃生,漂流中被鲨鱼咬伤右大腿,幸运获救。

说起吃饭,我清楚地记的,在战列舰上水兵每人每餐的主食份量是250克左右,而且这个份量比海兵团的每餐饭量少20克,或许是因为海兵团的训练强度大,所以规定的饭量比实战部队多,即便是那样,新兵们还是常常挨饿。无论怎样,250克也就是相当于如今饭馆里小份盖饭的量,想想水兵们个个是壮小伙,每天又从事紧张的训练和战备,确实不怎么够吃啊,这让我想起陆军中经常唱的那首歌谣:“一顿饭哟,真是可怜呀!”不过,主计科的饭量并不受限制,想吃多少就吃多少。

康复后,高桥被调回日本本土,晋升海军二等主计兵曹,于1944年5月调往九州鹿儿岛的串良航空队工作,担任给与室先任下士官。战争结束前夕的1945年8月10日,高桥接到调往鹿屋航空队的命令,但在赴任途中听到昭和天皇的终战广播,其最终军衔为海军一等主计兵曹。在已经陷入混乱的鹿屋航空队,高桥并未从事实质工作,不久自行返回串良,并受到一位身为同乡的机关科兵曹的邀请,结伴徒步返乡,在延冈的土土吕以物资交换的方式乘上一艘渔船渡海抵达四国八幡滨港,随后高桥乘车返回德岛市,与家人团聚。

之前提过,海军的主食是米麦饭,是按照2∶1的比例将大米和小麦混合煮成的,不过大家都喜欢吃白米饭,所以大米的比例常常高出标准,导致大米消耗过快,为了应付上面的检查甚至发生过偷偷把小麦丢进海里的事情(详见《海军炊事兵物语:必备品核查》)。按规定每人每餐250克米麦饭,但是在分饭时不可能每份饭都上秤称量后再配发,这个全凭负责分饭的老兵目测估算。在每日煮饭之前,要首先确定当日舰上用餐的下士官兵的总数,各科、各分队按照各班上报的人数统计后告知厨房,主计科负责人只需在配餐架上写明各个分队的用餐人数就行。

图片 10

图片 11

■ 1945年8月日本投降后,海军部队陷入混乱,高桥和同乡结伴徒步返回家乡。

本文由www.8029.com发布于军史,转载请注明出处:高桥主计兵曹生平大公开,海军炊事兵总决算

关键词: www.8029.com 新葡萄京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