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www.8029.com > 军事新闻 > 怎么着叫做天炉战法,只成功过三遍的

怎么着叫做天炉战法,只成功过三遍的

文章作者:军事新闻 上传时间:2019-10-11

第三次长沙会战,国军以17万兵力对战12万日军,造成日军56000多人伤亡,并俘虏了139人,而国军仅仅伤亡28000余人,中国军队取得了大胜。

汩罗江南岸——长沙城,就是薛岳将军“天炉”的第二层。

所谓“天炉战法”,实际上是一种诱敌围歼的战术。在排兵布阵时,薛岳就要求士兵们布成网状的据点,从竖直角度来看,军队大约被分成左、下、右三股。不仅防守时能够来回牵制敌人,而且当战术实施时,也能够迅速摆好阵型,通过伏击、诱击、侧击、尾击,有层次地消耗敌人的兵力以及士气。当敌军最终进入决战的“熔炉”区域时,再围而歼之。

薛岳能够提出“天炉战法”,主要是因为他是用脑子在打仗。

图片 1

他命令,那些位于日军侧翼的我军各部,包括此前诱敌的第20军、第37军,还有第4军、第16军、第58军、第73军、第78军、第79军开始向进攻的日军合围,与“天炉炉底”的第10军一起,歼灭日军。

回答:

仗打到这个地步,阿南唯畿觉得,顺利得超乎想象。按照这个打法,不去占领长沙,都不大好意思了。

第一次回答军事历史类问题,有什么说的不对的地方,还请见谅哟!

时任薛岳参谋长的吴逸志,也对“天炉战法”进行了权威解读:

图片 2

日军在这里,又把第37军甩在了自己的侧翼。

但不是像神剧里那般,日军脑残,他们沉定思痛,改变战略,也就是加强两翼掩护,加强正面部队,增强纵深向突击能力。

果然,战至6月16日,长沙沦陷。

这一次,薛岳又拿出了法宝——“天炉阵法”应战,结果日军早有准备:日记首先将兵力分为两个梯队,进行波浪型进攻对中国军队进行反包围。之后,将精锐部队置于军队两侧,对付想要从侧翼偷袭的部队。再然后,日军绕后掐断中国军队的大型火力掩护,将攻击集中到炮兵身上。事实证明,这三招也确实狡猾,岳麓山炮兵几乎全数战死,负责运动战的中国军队也陷入被动状态。

事实证明,老黄历翻不得哟。

图片 3

“天炉战法”在抗战时期投入实战,是在1941年的第三次长沙会战。

回答:

到了1944年5月,日军第4次向长沙发动进攻时,出现了两个重大变化:

简单了解“天炉战法”的定义后,再来看看这一战法的成功范例——第三次长沙会战。

12月29日,当阿南唯畿得知我军向长沙溃逃时,就下定了决心:打下长沙!

▲“天炉战法”示意图,该截图来源于纪录片《档案》

用大白话来概括,日军进攻时,两个可以打:前后脱节可以打,左右暴露可以打。

“许述工作室”核心成员查佳峰主答

第三次长沙会战:“天炉战法”唯一一次成功应用

图片 4

面对日军的两个重大变化,薛岳则还是没变,老办法上阵——“天炉战法”。

不得不说薛岳的天炉战法,最大规模的消灭了日军,薛岳担当得起民族英雄这个称号。但是这种战术并不是放之四海而皆准的。

日军的特点,决定了其缺点:一是“孤军深入,有劲者先、疲者后之弊”,也就是先头部队和后续部队有可能因速度差异而脱节,失去相互掩护、形成合力的能力;二是日军如此作战,“翼侧暴露,有受人侧击之危”。

蒋中正听说长沙大捷的消息之后,向薛岳授予了青天白日勋章。就连罗斯福也通过中国战区参谋长史迪威,向薛岳授予了独立勋章。

要知道,守住“炉底”不被击穿,是“天炉战法”的要点之一。第10军坚决贯彻了薛岳的战役意图。

国军时不时骚扰日军的侧翼,或是进攻敌人后方,而且每次都是骚扰完了就走,绝不恋战。就这样,日军的军队各个方向不断地遭到国军的攻击,兵力也不断地被分散。而国军被突破的左右两条防线,也慢慢向日军后方靠拢,对日军的后方进行了包围。

一是第十一军司令官换成了横山勇。别看人家名字中有个“勇”字,他可不仅仅只有勇,还有勇有谋。

图片 5

1941年,总结前两次长沙会战的经验,针对日军的第三次进攻,薛岳在长沙祭起了自己新的法宝——“天炉战法”,迎战日军。结果收效如神,不仅再次保住了长沙城,而且取得了国内外闻名的长沙大捷。

回答:

一支装备精良、士气昂扬的军队,一支誓死守城、不退一步的军队。

天炉战法实际上是一种“后退决战”的战术,薛岳根据长沙地区的山川河流,主要依赖新墙河、汨罗江、捞刀河三道防线层层布防边打边退,以伏击、诱击、侧击、尾击等方式,分段消耗敌军的兵力与士气,最后把敌军“拖”到决战地区聚而歼之。《天炉战》一书的前言有这样一段介绍:“薛岳的战略战术足以法天地之幽邃,穷宇宙之奥秘,为鬼神所惊泣,人事所难测,无以名之,故曰《天炉战》。”

要退?那就没那么容易了。

回答:

“天炉战法”,首创于薛岳将军,是时任第九战区司令长官的薛岳在抗战时期的得意之作。

第三次长沙会战取胜后,当时的中国战史出版局还出版了一本由薛岳撰写的《天炉战》。书中前言曾介绍道:“他(指薛岳)的战略战术足以法天地之幽邃,穷宇宙之奥秘,为鬼神所惊泣,人事所难测。”

1941年12月8日,日本海军偷袭了美太平洋舰队基地珍珠港,太平洋战争爆发。同日,日军第二十三军开始向香港发动进攻。

实际上,“天炉战法”和“口袋战术”是有本质上区别的。

薛岳拿出了他所有的本钱,一把押上去,拼了!

当时第10军官兵负责引诱进攻长沙的日寇,这些官兵全体立下遗嘱,成则以身报国,死则葬身长沙。1942年元旦这天1500封家书寄出,不成功就成仁。尤其是第10军预备10师第28团官兵在长沙东瓜山一带跟日寇进行了惨烈的厮杀,最后全团大部分官兵壮烈殉国,只有50多人生还。同时,处于外围的中国军队从东南北三个方向加速向长沙推进,不断压缩包围圈,准备向心攻击,面对不利态势,日寇最后不得不撤军。据统计,此战中国军队伤亡2.8万,日寇伤亡超过了5万,在战后日寇沮丧的承认,当时完全陷入了中国军队的包围圈中,大败而归。薛岳更被日寇称之为“长沙之虎”。(欢迎关注第一军情,若有其他问题,请军迷朋友们在评论区留言。)

“天炉”破了,“天炉战法”不好使了。

就这样,日军终于被国军给包围在了“熔炉”之中。等到日军察觉之时,才发现后路已经被完全切断,整个部队孤立无援。日军第11军司令官阿南惟几正面苦攻无果,军队后方又被中国军队完全包围,损失惨重。

27日,日军三个师团相继渡过汩罗江,开始攻击我第37军。第3师团表现还特别积极,为了实现在汩罗江南岸围歼第37军的意图,还特意前出至我军后方。第37军在查知威胁之后,本就存着节节抵抗意思的他们,马上让开正面,向自己的侧后方运动,既避免了被围,同时也实现了“天炉战法”的意图。

图片 6

从1939年开始,到1944年为止,日军一共从岳阳方向出发,向长沙进攻了4次。

回答:

第二步,当日军前进到我军最后的预设阵地(“天炉炉底”)时,“天炉炉底”的防守部队必须死守,保证不被敌人击穿“炉底”;与此同时,一路上转移到两翼的沿途守军,再从日军的侧后方开始攻击敌人,并切断其补给线,从而实现大量歼灭敌人的目的。

诱,拖,打。

第四次长沙会战一开始,日军就以8个师团并头并进,在两翼得到了有意识的强有力的保护后,36万兵力在宽度约120公里、纵深约50公里的宏大范围,向中国军队发动了大规模的进攻。

图片 7

“天炉战法”,正是薛岳针对日军的这两个可以打,而为其量身定做的。

抗战时期,我国涌现出了大批优秀抗日将领。其中,国军的薛岳将军就曾经依靠一种战法,在第三次长沙保卫战中,成功击败日军。这一战法,也使得日本创造了抗战以来大规模会战的最大惨败记录。

此役,中国军队歼敌过万,并且保住了长沙,取得了一次重要胜利。

(参考资料:《长沙会战》)

这怎么行?日军第十一军司令官阿南唯畿的责任感,瞬间上头了。

“天炉战法“首创于薛岳将军,也是在1941年的时候,第三次长沙会战的时候投入到实战中,结果效果极佳,不仅保住了长沙城,同时取得了国内外闻名的长沙大捷。也是“天炉战法”唯一一次成功的应用。

日军向长沙进攻过四次,前两次双方打了一个平手,在第三次上却吃个大亏,就是因为“天炉战法”。

任何好战法,都只能用一次。“天炉战法”也是如此。

第一,诱。就是引诱敌人钻进“炉子”里。当然这种“诱”可以有不同的办法,比如诈败、比如伏击,但关键是要依托有利地形,设置合理的伏击据点,以运动战和游击战的形式让敌人摸不着头脑,进而让咱牵着敌人的鼻子走。

1942年1月1日,日军开始对长沙城发动攻击。

天炉战法主要分为两步。首先是在正面分段式抵抗敌人,然后适时的让开撤离正面的真谛,诱敌一步一步的向我军的后方深入,而抵抗敌人的不多则转移到敌人的侧翼。第二步,当敌人前进道抵抗部队的最后一道预设的阵地时,抵抗部队必须严防死守,保证不被敌人打穿;与此同时,由另外一路上转移到敌人侧翼的沿途守军,从敌人的侧后方开始配合正面的部队攻击敌人,并切断敌人的后续增援部队和补给,从而达到大量歼灭敌人,以少胜多的目的。

虽然战役一开始并未以占领长沙为目的,但中国军队如此不堪一击,不如索性上前,把长沙占了?

(天炉战法示意图)

1月1日—3日,日军久攻长沙不下。薛岳苦等的“天炉战法”第二阶段“侧翼合围”的战机,终于到来。

图片 8

1941年1月1日,日军到达“天炉”最后一层,即“炉底”:

1938年的兰封会战,中国军队12个师的豫东兵团,在薛岳的指挥下,与土肥原贤二的,一个师团两万人的作战。当时薛岳就采用了天炉战法,类似的战术额,但是因为国民党将领浓浓无法融入韩,作战不力,最终缺口被打破,土肥原贤二大获全胜。这次战役的结果是国民党军队一溃千里,最终不得不掘开花园口大堤阻滞日军,同时数千万的居民成为黄河泛滥的灾民。

换句话说,日军作战的战术特点是,利用其速度及装备的优势,对我军防守的要点迅速猛攻,以争取在很短的时间内完成作战任务。

天炉战法造成日军成军以来大规模会战的惨败记录,指挥长沙大捷的薛岳被日本人称为“长沙之虎”,日寇几年之内不敢再向长沙发起进攻。长沙保卫战的胜利使得中国的国际地位空前提高,促使美国援华方案的迅速实施,迫使美英等国放弃自鸦片战争以来在中国取得的各种治外法权、废除不平等条约。

阿南唯畿还算感觉灵敏,终于在4日品出了“天炉战法”的厉害,下达了全线撤退命令。

无奈之下,阿南惟几只得下达全员撤退的命令,并率领残兵败将落荒而逃。

日军没有想到,一路顺风顺水,打到长沙,居然遇到了前所未有的苦战。

第二,拖。就是以运动战和游击战的形式反复引诱和激怒敌人,在这个过程中要不断消耗敌人的兵力和士气,让敌人感受到一种“想撤撤不出,想进进不去”的无奈和抓狂,并最终将其拖进“炉底”,也就是最后的伏击圈。

虽然日军一开始并未以攻下长沙为目的,但是第三次长沙会战,还是开始了。

12月31日,日军第3师团第一个杀到长沙城下。守军是国军第10军,军长李玉堂。这支部队以防守见长,后来因守卫衡阳而名闻天下。

日军所谓的“雷击战”,就是仿效欧洲战场德军的“闪电战”,其主要特点,薛岳认为是“系依其部队之机动、装备之优越、兵力之集注,期于要点而发挥之,以收势险节短之效,此其特点也”。

图片 9

“自长沙会战以来,敌效仿希特勒之‘闪电战’,以所谓‘雷击战’,试用于战场。我为粉碎其新战法,而创意天炉战。”

抗战初期中国军队战斗力薄弱,只能对日军采取聚而歼之。通常是五倍兵力,十倍兵力,进行围歼。天炉战法,巧妙的扩大了战争的攻击范围,是日军不得不同时面对三倍五倍甚至十倍的中国军队的攻击,那这样来说,战斗力较弱的中国军队也有了取得战争胜利的可能。

此役,也是薛岳“天炉战法”的胜利。

第三次长沙会战开始,日军以三个师团兵力(日军第40、第6、第3师团)进攻我军防线,依次突破我军设置的两层防线,也就是天炉战法的前两层。我军20军和37军,转向侧后,让日军进攻到长沙城下。在长沙城下,日军遭到了李玉堂部的顽强抵抗。此时,我军在两侧的部队“侧翼合围”,顺势向日军侧后合围。图片 10

想什么?想日军的弱点。

第三次长沙会战开始后,薛岳布置了左、下、右三条防线。在日军第40、第6和第3师团对国军防线发起冲击时,薛岳让左右两边的防线,顺利被日军突破,同时不断地派出军队,对敌人发起“麻雀战”。

牵一发动全身。当时驻在武汉的日军第十一军司令部发现,长沙附近的中国军队有抽调军队南下支持香港、广东的迹象。

图片 11

阿南唯畿和日军没有想到的是,这一次的薛岳和中国军队,为他们准备了一道全新菜式——“天炉战法”,等着他们来尝鲜。

图片 12

什么叫“天炉战法”?

《试析薛岳的抗战思想》(李岱峰)

为接应两个被困师团跑路,阿南惟几令独立混成第9旅团南下解围,于8日晚对影珠山发动进攻。在该地担任阻击任务的是第20军和第58军,经彻夜激战,将该旅团击溃,并将其一个大队包围于影珠山附近。战至9日10时,该大队除一个军曹逃脱外,大队长山崎茂以下200余人被歼。

长沙的守军,是第10军,军长李玉堂,手下三个师:第3师、第190师、预10师。

图片 13

也就是说,“天炉战法”分为两步:

现在看来,这种说法显然有些夸大了,但薛岳将军的功绩却是无法抹杀的。

“在预定之作战地,构成纵深网形据点式阵地,配置必要之守备部队,以伏击诱击侧击截击尾击堵击诸手段,逐次消耗敌力,挫其锐气,然后于决战阵地使用优越之兵力,实行反击及反包围,予敌以歼灭打击,盖为后退决战方法,因敌之变化而变化之歼敌致胜新方略,如炉溶铁,如火炼丹,故名”。

1939年9月到1942年2月期间,中国军队与侵华日军在以长沙为中心的第九战区进行了3次大规模的激烈攻防战,史称“长沙保卫战”。战区长官薛岳利用长沙地区的山川地势,使用“天炉战法”大败日军,歼灭日军共计11万余人,这是抗战爆发以来,我军第一次以武力迫使日军回到原战略态势的战役。

1941年12月24日—27日,日军进入“天炉”第一层:

他下令:正面抵抗的部队留下一部分力量占领两厢,在完成迟滞敌人的任务后,主力三个集团军(第19、27、30集团军)不用直接回撤,而是让开大路,和占领两厢的部队会合,待日军打到长沙城下之后,再四面合围。此外,战区直辖的部队(第26军、37军、99军等)则抓紧时间整训,以备反攻日军。

12月24日开始,日军第40、第6、第3师团相继强渡新墙河,向南发起进攻。守军第20军在关王桥、陈家桥、三江口、大荆街及青龙桥一带,激烈抵抗。但随后,不出日军所料,第20军在新墙河南岸“渐渐不支”,逐步后退,让开阵地正面,把日军放到了汩罗江北岸。

薛岳的9月的天炉战法,前提条件是知己知彼,百战不殆,是根据日军的作战方法和战斗力,我军的作战方法和战斗力,做出的最佳的作战方式,但不能一成不变,按步照班。

前两次长沙会战,双方互有攻防,打了个平手。

“天炉战法”是比较形象和好听的说法,说白了,其实只一种“后退决战”战术。所谓“天炉”,是指将兵力在作战带布成网状据点,以伏击、诱击、侧击、尾击等方式,分段消耗敌军兵力与士气,最后把敌军“拖”到决战区,再狠狠围歼之。由于长沙会战相当成功,当年中国战史出版局还专门出版了薛岳亲自撰写的《天炉战》一书。

可见,“天炉战法”也不是万能的战术。

图片 14

破法就是日军的第二个重大变化:这次进攻,横山勇集中了8个师团又1个旅团的强大兵力。

回答:

1942年1月4日—16日,日军从“天炉炉底”,经“天炉”第二层、“天炉”第一层,终于跑出“天炉”,逃出生天:

天炉战法是中华民国抗日将领薛岳发明的一种战术方法。简单的来说就是后退决战,诱敌深入,聚而歼之。
图片 15

阿南唯畿不知道:长沙,是薛岳预设的“天炉炉底”,日军这次会战的顺风仗,到头了。

日军第十一军司令官阿南唯畿在长沙城下久战无功,下达了全线撤退命令。一路丢下大量日军尸体,“饥饿惨败之敌,伤亡过半,溃不成军”,“泅水溃逃,厥状至惨”。图片 16

但是,第四次长沙会战却失败了,长沙还是丢了。

在那个时代,我军八路军的情报工作做得相当出色,可以提前埋伏,用口袋阵消灭敌人。但在第三次长沙会战中,薛岳并不知道日军将会如何行动,只能牺牲一部队战士诱导日军,并让其按照有埋伏点的路线行进,使得日军大受损失,甚至到最后变成了日军成军以来第一次大规模会战的惨败记录,《泰晤士报》还点评此战为:“12月7日以来,同盟军唯一的决定性胜利就是华军之长沙大捷”,而薛岳也被日本人称为“长沙之虎”。

有的。薛岳在自己的著作《天炉战》中指出:

图片 17

打!打不下长沙,至少也可以牵制中国军队南下,减轻第二十三军攻占香港的压力。

图片 18

第四次长沙会战:“天炉战法”不好使了

《第三次长沙会战》(李剑一)

无论是啥好战法,都不是常胜法宝,都不可能长期好使。因为,日本鬼子虽然野蛮,但并不傻。

当日军吃过亏以后,不再孤军深入天炉战法就无法再诱敌深入,聚而歼之了。

在这样的强势碾压之下,啥材料制作的“天炉”,也会被碾碎的。

“天炉战法”就是这么结合日军作战特点和我方优势,为日军量身而做。

日军在这里,把第20军甩在了自己的侧翼。

第三次长沙会战时,薛岳将“天炉”设置为三层:第一层,在关王桥、陈家桥、三江口、大荆街及青龙桥一带,由第20军防守;第三层,在汩罗江南岸--长沙城一带,由第37军防守;第三层也就是“炉底”就是长沙城,由李玉堂的精锐第10军防守。图片 19

1941年12月27日—30日,日军进入“天炉”第二层:

本文由www.8029.com发布于军事新闻,转载请注明出处:怎么着叫做天炉战法,只成功过三遍的

关键词: www.802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