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www.8029.com > 新葡萄京官网 > 美国对日本纵而不放,日才会弃美追华

美国对日本纵而不放,日才会弃美追华

文章作者:新葡萄京官网 上传时间:2019-05-30

  冯昭奎: “中日必有一战”将是“创新之战”

安倍8日在参议院就设立“国家安全保障会议”质询中称“朝鲜开发核武器和导弹的威胁、中国缺乏透明性的军事力量增长、在周边海域活动的急速扩大,导致围绕着日本的安全保障环境进一步恶化”。

  人民网北京1月22日电 中国社会科学院荣誉学部委员、日本研究所研究员冯昭奎近日在《日本学刊》2015年第1期发表《中日关系的辩证解析》。文章指出,中日两国在亚洲构成一对复杂、多变、难解难分的矛盾。中日关系的发展和变化,就是一次次地产生矛盾,一次次地缓解矛盾,又一次次地面对矛盾上升、激化、缓和的周而复始的矛盾运动过程。

日本媒体称日本与美国制定了“钓鱼岛共同防卫”计划,一旦钓鱼岛突发事件,美日将会共同防卫钓鱼岛。新闻报导的墨迹未干,11月1日,美国国防部立即发表声明,美国和日本并没有制定“钓鱼岛共同防卫”计划,美国在钓鱼岛问题上的立场没有改变。

  在这个过程中,可以说中日之间的主要矛盾一个也没有彻底解决过。近年来中日之间的一部分矛盾从非对抗性矛盾转化为对抗性矛盾。2014年两国矛盾激化到了“不能再激化”的危险局面,由此而出现了中日两国政府达成四点原则共识和习近平主席与安倍晋三首相会见,使中日关系迎来转机。

绑架纵容各为其利

  中日关系新的转机与变数:从非对抗性矛盾到对抗性矛盾

日本设立“国家安全保障会议”,安倍公开称中国和朝鲜是导致日本安全环境恶化的目的是:为掩盖日本复活军国主义作幌子,为制造舆论蒙骗世界,为美国战略重点东移找理由,为窃取我领土找借口,为欺瞒日本民众掀起反华仇华情绪。为了配合安倍政府的反华合唱,日本外务省10月25日将两段宣传钓鱼岛以及独岛为“日本固有领土”视频在互联网上播出。不但歪曲颠倒钓鱼岛之争的历史根源,还对中国在二战中的贡献采取了漠视态度的。

  2014年11月,中日两国政府就正确对待和妥善处理有关问题达成四点原则共识,11月10日习主席与安倍首相举行了简短会见。这次会见是在中日两国政治关系陷入僵局、钓鱼岛争端处于紧张状态的形势下进行的,引起中日两国乃至整个国际社会的关注。

安倍利用美国重返亚洲的机会,攒足了劲,积极右转,挑起岛屿争端,实际上醉翁之意不在酒,而在日本的大国地位。钓鱼岛争端日本不仅仅是为了小小的钓鱼岛,而是为了借船出海,实现政治大国和军事大国的梦想,并摆脱二战战败国的身份,这是日本朝思暮想的事情。日本不肯负荆认罪,就是抱有狂妄野心,想有朝一日继续称霸亚太地区。日本挑起钓鱼岛之争,以购岛闹剧为序幕,继而将争端升级,让中国改革开放之后的国力水落石出,借此向美国索要集体自卫权,修改和平宪法,制定国家安全保障战略。日本步步为营,拖着美国下水,就是想增强自己走向政治大国的国际合法性。

  国家之间难免会有矛盾,在正常情况下都属于“非对抗性矛盾”或“潜在的对抗性矛盾”。中日关系也不例外。然而,此次中日首脑会见的背景是中日矛盾围绕钓鱼岛等问题已经发展到现实的局部对抗状态,如听任其继续发展,就会走向现实的全面对抗状态。而中日走向现实的全面对抗,就意味着两国关系发生质变,从非敌非友关系演变成互为敌国关系,导致两国之间引发战争的危险,从而将可能给中日两国乃至世界和平带来极为严重的后果。在这种情况下,习主席应约与安倍首相举行会见,体现了一个大国领袖的崇高风范、宏达气度和大局外交思维。

日本与周边国家的领土之争,不仅仅只有钓鱼岛,与俄罗斯有北方四岛之争、与韩国有独岛之争。日本之所以选择与俄韩缓和是日本惧怕俄罗斯的军事实力;不敢对韩动横是怕破坏了美日韩联盟激怒美国盟主。拿钓鱼岛作文章既符合美国利用日本牵制我国的意图,又可利用美国战略重点东移,需要日本提供更多军事基地契机侵占我领土,彰显日本的大国地位。

新葡萄京官网 ,  但是,“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这次中日之间的“冰层”之厚度和深度大大超出了2006年安倍第一次上台时中日之间的“冰层”,由于两国之间严重的“不信任感”依然没有完全消除,中日再次“破冰”将可能是一个“时快时迟”、“有进有退”的缓慢过程。要使两国关系平稳发展,逐步改善,防止横生枝节,2015年的中日关系应该是“安静”、少上某些报纸的头条为好,以便给双方的相关部门留足相互磨合的空间,切实遵循和落实四点原则共识,相向而行,积水成渊,积量变为质变,推动两国关系走上和平、发展、合作、共赢的发展轨道。

美国的默认和纵容使安倍在极右的道路上愈走愈远。美国为了实现防范中国的战略目的,最近一段时间不断地拉拢日本,举行大规模的军事演习,希望日本在牵制抗衡中国过程中成为急先锋。

  历史又翻过了一页。进入2015年,中日关系的发展趋势将可能是双方进入在继续处理两国之间矛盾的同时,更加注重打理本国内部问题,在继续解决两国之间分歧的同时,更加注重寻求两国共同利益的“新常态”。换句话说,中日关系好比跷跷板,一边是相互合作与利用,一边是相互防范与牵制。近年来,相互防范与牵制这一边翘得太高,过度失衡,几乎成“垂直状态”;进入2015年,相互防范与牵制一边有可能下来一些,相互合作与利用一边则有可能上去一些,行稳致远,渐渐趋向准平衡状态。

由于美国对日采取绥靖政策,让日本国内出现了一股军国主义复辟思潮。日本正在借力打力,在国内掀起一股大规模的反华浪潮,把中国作为假象敌,不断地增加自己的军事实力。

  中日关系从困境中走出,但仍然有着变数。安倍搞“突然袭击”式的众议院选举后,安倍很可能再当四年首相。这就给他留下充足时间进行各种政治运作,特别是实现自己的夙愿——修正日本“和平宪法”第九条。尽管其推行修宪之路未必顺畅,但安倍继续推行以修改“和平宪法”为中心的右倾化路线,仍可能给中日关系增添新的变数。

但在日本狂飙突进的军事冒险之中,美国人似乎也看到了危险,试图向世界释放出更加清晰的信号,防止日本借助于美国扩充军备,从而最终挣脱美国的束缚。因此,才有了美国国防部对美日“钓鱼岛共同防卫”计划的否认,这是美国重返亚洲之后采用的惯用手法。

  70年前,日本在“战后体制”下走和平发展道路,实现经济腾飞,带动了亚洲的发展繁荣,使日本成为世界名列前茅的经济大国和现代化国家,然而,如今日本领导人却执意要摆脱这个曾给日本带来巨大好处的体制。具体到日本的发展道路,未来将可能出现的对战后体制的否定,是对战后体制的继承和变革这两者相统一的“扬弃”,而不是“回归”到那个可怕的战前体制。安倍却利用一般意义上的修宪的必要性和合理性,在“修宪”中塞进自己的私货,将矛头直指宪法第九条。显然,把安倍所谓的“摆脱战后体制”与他修正侵略历史、强行通过《特定秘密保护法》等行径结合起来看,不能不令人怀疑他对战后体制的“摆脱”在很大程度上意味着对战前体制的“回归”,让“曾经的强权国家和极端国策重现”。

纵而不放缰绳在握

  显然,安倍的“摆脱战后体制”带有浓厚的“回归传统”、“回归战前”的色彩,是背离历史前进方向的倒行逆施,不能不使亚洲邻国和国际社会对日本政府能否继续走和平发展道路产生极大担忧,同时也会对中日关系产生很大的负面影响,因为只有共走和平发展道路,中日关系才能真正得到改善。

美日之间真的没有制定“钓鱼岛共同防卫”计划吗?依据《美日安保条约》美政府已将钓鱼岛列为《美日安保条约》第5条中“美军的防卫义务”对象。3月21至22日,日统合幕僚长岩崎茂与美军太平洋总部司令洛克利尔在夏威夷举行会谈,美军太平洋总部将成为应对包括中国周边以及钓鱼岛发生“紧急事态”时的主力部队。美国防部相关官员指出,“如果钓鱼岛被中国占据,美日将就具体剧情进行磋商”。之所以会出现美国防部否认双方制定“钓鱼岛共同防卫”计划戏剧性变化,根本原因在于日本在钓鱼岛问题上越走越远,美国害怕钓鱼岛的局势失控,因而不得不在关键时刻发表澄清声明,防止日本国内的民众受到新闻媒体的蛊惑,在钓鱼岛问题上贸然支持日本政客走极端主义路线。

  中日关系的长远发展:从“借美制华”到“战略机遇”

现在东北亚地区缰绳攥在美国人的手中。当美国需要日本快制造矛盾的时候,就松开自己手中的缰绳鼓励日本牵制我国;如果美国认为日本政客跑得太快,以至于很难驾驭时,美国就会拉紧自己手中缰绳使日本继续俯首称臣,乖乖听命。美日两国这种奇特的关系,既是第二次世界大战历史的延续,同时又是当东北亚地缘政治发展的结果。

  多年来,由于日本推行“借美制华”政策损害了中国核心利益,从而与坚定维护自身核心利益的中国之间产生了尖锐的矛盾。

钓鱼岛问题是美国在中日之间留下的定时炸弹。根据1945年的波茨坦公告,日本必须无条件地归还第二次世界大战前侵占的领土。然而,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之后,美国为了遏制社会主义阵营的发展,利用日本参加朝鲜战争,很快纠集一批第二次世界大战中非对日作战国家在美国的旧金山签订了没战胜国中国参加的“旧金山和约”,除了把台湾、金门、马祖、澎湖列岛归还中国之外,把日本南部和台湾之间的一系列岛屿交给联合国托管,联合国授权美国实施管辖权。

  2005年美国哈佛大学教授萨缪尔-亨廷顿阐述日美结盟政策时称:“在政治及经济上中国大陆的力量均将强大化,因此美日在对华政策上将拥有共同的利害,亦即美日将会合作来牵制中国。从中长期而言,日本将会摆脱对美国的依赖而追求某种自主性,长期而言,最后日本可能还是不得不追随中国。”

上个世纪70年代美日之间签订的归还冲绳协定中,美国设下陷阱把属于中国的钓鱼岛划归日本,引起了海外华人的强烈抗议。美国政府没有尊重历史事实,修改归还冲绳协议,而是把钓鱼岛及其附属岛屿的行政管辖权交给日本,并且公开声明在钓鱼岛及其附属岛屿的主权问题上不持异议。这实际上是把钓鱼岛及其附属岛屿作为筹码,摆在了日本和中国之间,巧妙利用钓鱼岛及其附属岛屿的问题,牵制中国和日本。

  可以认为,亨廷顿对近期、中长期日本对外政策的预言基本上与事实相符。当前,日本统治者以“日美合作牵制中国”思想为指针的“借美制华”政策,必然与中国对自身核心利益的坚定维护发生不可调和的矛盾。

野田隹彦实施所谓的钓鱼岛国有化政策之后,美国非但没有出面澄清事实真相,还原历史的本来面目,反而不断地释放出相互矛盾的信息。美国一方面强调在钓鱼岛及其附属岛屿的问题上不持立场,另一方面为了顺利实施战略重点转移,让日本提供基地,承认“美日安保条约”包括钓鱼岛,不断地与日本围绕着钓鱼岛及其附属岛屿展开大规模的军事演习,给人以帮助日本守卫钓鱼岛的假象。正是由于美国的自相矛盾的表现,让日本右翼政客有了可乘之机,他们把钓鱼岛作为发动政治宣传的主要载体,拼命地煽动日本民众支持他们极端的军国主义思想,制造“中国威胁论”,营造对我国的包围圈。但美国对日本政客并不放心,既要放纵他们为美国谋利又要避免他们走出美国的控制范围。美国以钓鱼岛及其附属岛屿问题做为处理中日两国关系地缰绳收放自如,从中获取巨大战略利益。

  当前,中国在东海、南海与日本、菲律宾等国之间存在的岛屿主权和海域划分争端与“中国的核心利益”中的“国家主权”、“国家安全”、“领土完整”之间都有联系。坚持以和平的外交手段解决以上争端,将可能对维护核心利益中的“国家主权”、“国家安全”、“领土完整”等均做出正面的贡献,起到促进的作用。反之,如果因为上述争端与相关国家之间形成长期对抗关系甚至爆发武力冲突,则意味着为了核心利益中的“国家主权”和“领土完整”而与核心利益中的“国家安全”、“国家统一”、“国家政治制度和社会大局稳定”、“经济社会可持续发展”之间形成互为牵制的局面。显然,为了落实中国外交的最大课题——为实现两个“百年目标”创造良好的周边环境,我们应致力于做到维护核心利益中的“国家主权”和“领土完整”与维护核心利益中的“国家安全”、“国家统一”、“国家政治制度和社会大局稳定”、“经济社会可持续发展”之间形成相互促进的关系而不是相互牵制的关系。

决不能让美日得寸进尺

  中国是世界上陆地边界线最长的国家,与俄罗斯、印度等14个国家接壤。与此同时,中国与日本、韩国之间在东海存在着海洋边界划分问题,与日本之间存在着钓鱼岛争端,与菲律宾、越南、马来西亚、文莱等东南亚各国在南海存在着海洋边界划分与岛屿主权争端。以上问题的总和直接触动了中国核心利益之中的“国家主权”利益和“领土完整”利益,并在不同程度上影响到其他四项核心利益,特别是影响到“国家安全”利益。至于以上每一项领土争端(例如中日钓鱼岛争端、中菲海域争端)相对于“国家主权”和“领土完整”这两项核心利益的总体而言,则属于局部利益。

美日双方利用钓鱼岛大做文章同时,日本又在积极的分化中俄战略协作,在中俄举行日本海海域联合军事演习后,日本与俄罗斯11月2日举行了“2 2”会谈,并利用“2 2”会谈大造舆论强调俄罗斯要成为亚太地区的权力中心,就必须抛弃中国政策优先的思想。俄罗斯副外长莫尔古洛夫表示,“这个论题根本与事实不符”,创建“2 2”模式来自日本。我重申“日本同行非常清楚中国是我们的战略伙伴,而且我们也不会在背后议论”。

  从2012年4月石原慎太郎与美国鹰派政治家共同策划“购岛”、日本政府于同年9月对钓鱼岛实施所谓“国有化”以来,中日围绕钓鱼岛的领土主权争端和东海海域划界争端曾经发展到白热化的地步。显然,这个争端是由日本方面挑起的,而从中国方面看,所谓中日“岛争”也成为中国外交和军事斗争的一个空前突出的热点。虽然钓鱼岛的领土主权争端和东海海域划界争端相对于中国“国家主权和领土完整”的总体利益而言,乃至相对于中国六大核心利益的总体利益而言,显然是属于“局部性核心利益”,但是,事关中国国家主权和领土完整的某些核心利益的局部性,并不意味着它在各种核心利益当中受关注程度和战略优先顺序必然是靠后的。因为它是由于日本方面不断对我挑衅与“激怒”才使这个局部矛盾不断激化,而且上升到中日之间的“战略对峙”。同时钓鱼岛争端问题又与日本的错误历史认识问题存在着密切关系,致使中日“岛争”在一个时期上升为我们维护国家核心利益斗争的“最前线”,中日矛盾从非对抗性矛盾上升到局部的对抗性矛盾,在一定时期我与日方展开坚决的、毫不妥协的斗争是完全必要和正确的。

针对美日联手制造钓鱼岛矛盾我国政府必须采取强硬的立场。明确告诉美国在领土主权问题上如果美国强行介入,我们会不惜中美关系出现严重的倒退,中国政府不能因为怕损害中日和中美之间的战略利益关系,而默认了美国操纵钓鱼岛事件的既成事实。中国政府的立场是一贯的、明确的。日方采取任何方式“购岛”都是非法的、无效的,中国坚决反对。中国政府在维护领土主权问题上立场坚定不移。

  然而,应该看到中日关系“现在处于一个历史性重构的长进程中,看待中国与周边关系,要放在这个百年重构的长进程中,要有长视野,要有战略耐心”。此处所说的“百年重构的长进程”,恰与前文中萨缪尔-亨廷顿所言“长期而言,最后日本可能还是不得不追随中国”的预言相对应。

我国同样期望美国能够在钓鱼岛问题上保持理性的态度,坚持国际公平正义的原则,尊重中国的国家利益。美国之所以在钓鱼岛及其附属岛屿的问题上大做文章,而不是把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钓鱼岛问题的真相公之于众,其目的就是要牢牢地掌握东北亚地区的局势,把日本和中国牵制在自己的手中。如果我国在钓鱼岛问题上采取妥协的立场,那么,美国就会在东北亚扩大制衡中国的筹码,奥巴马已经批准对台武器出售武器计划,我国如不采取强硬立场,美日就会得寸进尺。

本文由www.8029.com发布于新葡萄京官网,转载请注明出处:美国对日本纵而不放,日才会弃美追华

关键词: www.8029.com 新葡萄京官网